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罗马尼亚

近日在红网看到一篇文章,说苏联东欧剧变旧事。作者称,罗马尼亚工人政权犯了重大政治错误,其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就应该不得好死,死有余辜云云,态度颇为极端。我们对这篇文章的说法不能苟同,也来说一点意见。

罗马尼亚与其他东欧国家不同,在那场剧变到来时没有妥协,或者说,守底线的态度坚决一些。和其他苏东国家领导人相比,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情况也有点特殊,他是在剧变中牺牲的。念其一生还是坚持了社会主义公有制,至死不能容忍工人阶级破产、失业,被捕后也没有向西方势力告饶,而是倒在敌对势力的枪口下,我们认定,他最终是作为工人阶级内部的一个政治派别(经济派别)的领导人人牺牲的。因此,他与戈氏等自行交出工人阶级政权的人,不可同日而语。某些同志所谓死有余辜的立场过份了,我们反对这种不负责任的过头话。

在那场剧变中,齐奥塞斯库同志是东欧唯一站出来抗争的人,这是历史事实。齐奥塞斯库同志在最后生死关头彰显了工人阶级的阶级本色,虽然太晚了,但足以证明,他本人最终还是一个工人,而且略高于当时的工人群体的大部分成员。能不能把一个政权的倒台归结为个人,归结为一个工人呢?和英雄史观不同,唯物史观认为,评论历史事件与评论个人应严格区别开来,不能把历史事件的根本原因归结为个人,更不能把历史事件归结为个人事件。唯物史观还认为,阶级是政党的基础;一个政党所能达到的水平,归根结底是由阶级成员一定历史时期所能达到的水平规定的。苏东剧变的历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可以数数,在庞大的苏东工人队伍中,除了齐奥塞斯库同志,还有几个人能站出来呢?

有同志说齐奥塞斯库同志犯了政治错误,他宣布放弃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原则,死不足惜。一个工人政党放弃基本理论原则,当然是重大政治错误,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并不仅仅是一个理论原则,它还有它的实际内容。什么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说白了就是坚持工人阶级政权。齐奥塞斯库同志并没有宣布交出工人政权。判断一个政权的阶级性质,不是看它的政治宣言,而是看它实际采取的政治行为,看它是为那个阶级服务的。把放弃理论原则直接等同于放弃工人政权,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西方势力推翻的罗马尼亚政权是什么政权?是工人阶级政权。西方势力建立的罗马尼亚新政权是什么政权?是资产阶级政权。说一个为建立、保卫工人政权而死的工人死有余辜,甚至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弹冠相庆,极尽侮辱尸体之能事,这是站在谁家的立场,为谁说话?灭谁的威风,长谁的志气?这些同志还有工人阶级起码的阶级本能吗?

把齐奥塞斯库同志当死狗打的人,在其文章中也不得不承认,罗马尼亚政权搞的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几十年来并没有产生两极分化,发展成果也是普遍惠及劳动阶级。罗马尼亚政权为工人阶级做的远远不止这些,仅从这些人承认的几点看,这都是任何剥削阶级的政权不可能做,就是想做也做不到的。因此,罗马尼亚政权尽管犯了重大政治错误,她倒台时还是工人政权,这是不争的事实。问题的实质是,应该站在什么立场总结这个工人政权的教训。站在巩固工人政权的立场,我们应该得出这样的教训:一个工人政权仅仅在经济基础上不犯重大错误是远远不够的,在上层建筑上也不能犯重大错误;经济基础上的重大错误可以导致丧失政权,上层建筑上的重大错误同样可以导致丧失政权,而且可能丧失的更直接、更快。苏东工人政权血的教训,应该成为国际无产阶级的共同财富和珍贵教材。可是有些同志是怎样总结教训呢?他们根本不问这个政权是谁的政权,根本不提如何巩固工人政权,说这个犯了重大错误的工人政权死有余辜,必然倒台,应该倒台,继而把这个政权的尸体细细展览一番,快意恩仇,就算万事大吉了。按这些同志的意思,一个工人政权如果犯了严重错误,必然十恶不赦;一旦发生了危机,工人阶级的任务就是当冷眼旁观的看客,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楼塌了。这是什么话?!我们以为,这样的立场不能算是工人阶级立场。

政权是阶级的命根子。从世界历史上看,地主阶级、资产阶级最终确立自己的政权,即确立自己的统治,都经过多次反复,用了几百年的时间,这是一个规律性的现象。工人阶级确立自己政权的道路可能更长。在如此漫长的道路上,以为工人阶级政权不会犯错误,犯错误的不是工人阶级政权,这是历史唯心主义观点。苏东工人政权的悲壮实践和巨大代价,是国际无产阶级确立自己政权的艰苦历程的一部分。苏东工人阶级的英雄业绩将永载史册。我们相信,工人阶级将在不断地校正错误的艰苦历程中,最终确立自己的政权。

By yb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