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这群四处流浪的艺人时,记者发现他们像“吉普赛”人,他们以卖艺为生,在他们坚强的外表下,有颗乐于助人,善良勇敢的心。他们说话耿直,不愿拐弯抹角,乐于助人;他们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往往会出手相助

6月7日上午11时,娄底二大桥,河面平静,桥上依旧人来车往。在该桥南侧桥头下面,光着臂膀的忽有良端坐桥头水泥墩上抽烟,长时间凝视着水面。在他身旁,停着六辆小货车和一辆面包车。

无论是卡车还是面包车,里面都塞满了东西。每辆车格局相仿,车顶行李架塞着七八个表演魔术、杂技用的大箱,还有发电机。车厢内的空间被挡板隔开,一分为二。一部分空间塞着煤气罐、餐桌和床,另外一部分则被狗笼、猴笼以及各种道具填满。6月4日的救人事件发生后,这群靠杂耍为生的艺人已4天没有表演了。“晓非走了,我们不愿离开这里,就是想送他最后一程。也许以后我们会各奔东西,但救人的一幕将会永远烙在我的记忆里。”猛吸一口烟,被呛得直咳嗽的忽有良说。

其实,当时参与救援的还有另外4人。他们都是殷晓非的老乡、同行。在这群“新吉普赛人”身上,记者发现他们性格类似,说话耿直,不愿拐弯抹角,乐于助人。“我们不是乞丐,靠卖艺吃饭。虽然我们也很穷,但遇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我们肯定会出手。”马戏团成员张鹏语气坚定地说。

喜欢自由的他们,却过着简陋而寒酸的生活,生活的艰辛和不易让他们往往抱团取暖,结伴而行。这群人大多小学未毕业,在学徒时身上就被刺了各种文身。由于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们往往胆子很大,无所畏惧。采访时,面对直立、吐信的眼镜蛇,手持铁棍的忽红良一点也不害怕,直接将其砸倒。

采访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殷晓非的很多同行说,他们有时候很羡慕安徽的街头艺人,因为政府给他们颁发的有“演出许可证”,另外还有一些象征性的补助,而他们虽然有一定的技艺水平,却很难在家乡办到这些证件。

当得知河南各界对他们的表彰时,参与救人的忽有良说:“家乡的表彰,是对我们救人的肯定,这给了我们这些流浪在外艺人很大的精神鼓舞。”

By yb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