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怀疑自己不育亲妹妹送上美女解决这妹妹后来怎么样了?

8月 1, 2022 by yb91

在传统观念中,人们认为政治是男人的世界。但是古往今来,东西方世界时常出现一些杰出的女性打破这种刻板的偏见。卡洛琳·波拿巴便是其中之一。她既是法兰西皇帝拿破仑的妹妹,又是那不勒斯国王、法兰西帝国元帅缪拉的妻子,她夹在中间调和着双方的关系,以独特的方式在19世纪初的欧洲政坛上翩翩起舞。

卡洛琳出生于1782年3月24日,她的原名是玛丽亚·安农齐亚塔。她的母亲莱蒂齐亚虽然在之前已经诞下了多位孩子,但是这次分娩还是让她经历了更多的痛苦。为了利于夫人的恢复,卡洛琳的父亲夏尔·波拿巴带着莱蒂齐亚前往温泉浴场疗养,小玛丽亚在这期间交给了保姆照顾。此时的欧洲正处于风云变幻的十字路口,动乱的局势让小玛丽亚很早成熟起来,并分担家庭的劳务。1793年,波拿巴一家迫于形势不得不离开科西嘉岛来到法国本土。在这段时期,玛丽亚为了更好地融入法国改名为卡洛琳,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原名过于科西嘉化。

当卡洛琳未满15岁的时候,她的哥哥姐姐们早已成家立业,此时的卡洛琳生活在哥哥姐姐的阴影下,这种生活令她十分烦恼,也影响了她日后的性格。拿破仑在意大利的作战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的兄弟姐妹也因此获得荣耀与关注。年轻的卡洛琳光彩照人,吸引了很多男性的关注。拿破仑手下出色的缪拉被她的魅力深深吸引,他对卡洛琳寸步不离,这种不懈的追求也让卡洛琳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尽管缪拉并非出身贵族,但是他的家境殷实且作战勇猛,因此拿破仑还是同意了两人的婚姻。1800年,缪拉与卡洛琳结为夫妻。

拿破仑在政治、军事上的节节胜利为他的家族和身边的人带来了荣耀,卡洛琳自然也希望自己和缪拉能够从拿破仑的胜利中分一杯羹。1801年,当卡洛琳诞下了一位名为拿破仑-阿希尔·缪拉的儿子后,缪拉被拿破仑任命为意大利总督,从而爬上了意大利半岛的权力顶峰。作为总督夫人,卡洛琳成为了丈夫的顾问,她的贵族气质、得体仪态为她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爱戴。

夫妻二人十分恩爱,卡洛琳不久后又诞下了一名女婴,借此缪拉夫妇被拿破仑赠予巴黎的泰吕松宫邸。但是尽管如此,卡洛琳依旧对哥哥心怀不满。当拿破仑于1804年宣布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之后,他为身边的人进行了加官进爵。但是卡洛琳被遗忘了,她并没有被封为公主。卡洛琳十分失望,并向哥哥发了火。面对妹妹的指责,拿破仑表示荣誉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并不是天生应得的。哥哥的回复让卡洛琳深受打击,看到妹妹失落的样子,拿破仑心软了。转天,拿破仑就封卡洛琳为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的头衔只是暂时缓和了紧张的关系,当拿破仑在欧洲随心所欲地重新规划政治版图时,卡洛琳和缪拉一直没有得到属于自己的王国。因此卡洛琳对拿破仑依旧心有不满,尤其是不满哥哥对于博阿尔内家族(即皇后约瑟芬及其女儿奥尔唐斯)的偏心。为了制衡博阿尔内家族,卡洛琳很可能将一位名为德拉普莱尼的美女介绍给拿破仑,并成为了他的情妇。德拉普莱尼女士甚至为拿破仑诞下了一个儿子,这让拿破仑意识到自己并非不能生育,从而为日后与皇后约瑟芬离婚埋下了伏笔。尽管是无心插柳,但卡洛琳无疑间影响了未来法兰西帝国与奥地利之间的联姻。

在错过了威斯特伐利亚王国和西班牙王国后,缪拉和卡洛琳终于得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拿破仑为缪拉提供了从葡萄牙王国和那不勒斯王国中二选一的机会。尽管曾一度担心那不勒斯贫穷,但最终缪拉和卡洛琳还是选择了那不勒斯。抵达那不勒斯后,他们收到了沿途群众的热烈欢迎,而且他们看到那不勒斯美丽的风光后立刻就忘记了经济上的担忧。

在那不勒斯王国,卡洛琳的权力得到了有意的加强,只要缪拉离开国家,她就可以担任摄政;如果缪拉不幸身亡,那么她便可以继承那不勒斯王位。这一点在拿破仑控制的其他国家中是十分少见的。缪拉自然不会忘记自己能当上国王有赖于和卡洛琳的婚姻,如果他想要否定王后,那么就会失去自己的王位。卡洛琳对于艺术业和制造业的发展十分上心,甚至还十分关心女童的教育问题。此外,卡洛琳对庞贝古城的考古挖掘工作也充满了热情。她不仅亲自去实地关注遗址的挖掘工作,甚至还对这项事业进行了资助。卡洛琳绝非“不务正业”的王后,她还经常在各种舞会、聚会、仪式、听证会上抛头露面,以亲切的态度来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在卡洛琳的努力下,那不勒斯王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

然而,宫廷生活对卡洛琳来讲绝非容易之事,缪拉无法接受仅作为“卡洛琳的丈夫”的身份,他时常怀疑妻子与拿破仑暗中串通。作为回应,缪拉也开始私下串通拿破仑身边的大臣,如果拿破仑遇到不测企图夺取法兰西皇位。夹在哥哥与丈夫之间的卡洛琳十分痛苦,面对丈夫的疑心和冷落,她并不责怪他而是责怪不公正的哥哥。但卡洛琳必须平衡两人的关系来保全自己的地位,她一方面维护自己与哥哥之间的兄妹情谊,另一方面也在用顺从和忍让来安抚自己的丈夫。当丈夫企图违抗拿破仑的命令时,卡洛琳会劝阻丈夫不要做过火的行为。尽管有时还会产生摩擦,但是在卡洛琳的忍让下双方总能重归于好,保持恩爱的关系。

然而,缪拉与拿破仑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缪拉此时一心希望摆脱法国的控制。1811年,缪拉颁布法令,强制要求所有受雇的外国人都要改为那不勒斯籍,否则就要被驱逐出境。这种针对法国的政策遭到了拿破仑的严厉指责,拿破仑不仅驳斥了这条法令,还取消了缪拉对于军队的指挥权,甚至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了缪拉在巴黎的忠实拥护者——艾梅将军。缪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害怕,以至于不敢打开皇帝写给他的信件。卡洛琳读过拿破仑的警告信后,说服了缪拉重新考虑自己的行为,并借机夺回了自己在家庭中的主导权。之后那不勒斯爆发的反法阴谋也是在卡洛琳的斡旋下才得以妥善解决,拿破仑称如果那不勒斯不改变反法政策就将其吞并。在绝望中,缪拉请求卡洛琳前往巴黎辩护。尽管夫妻间曾过有不快,但卡洛琳还是支持自己的丈夫。

在缪拉跟随拿破仑远征俄罗斯期间,卡洛琳作为摄政统治着那不勒斯。此时的那不勒斯国库空虚,而且还要应对英国海军的威胁。强大的压力让卡洛琳的身体健康极具恶化,但是她依旧兢兢业业地管理着自己的国家。然而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到来。

远征俄国的失败让法兰西帝国元气大伤,缪拉夫妇的王位也是岌岌可危。1815年,拿破仑尚未在滑铁卢战役失败时,缪拉就已经在托伦蒂诺战役中惨败。5月19日至20日深夜,缪拉回到王宫拿了些钻石便匆匆离开了。这也是卡洛琳最后一次见到丈夫。卡洛琳之后与英国人达成了协议,她乘坐军舰离开那不勒斯并被带到了的里雅斯特。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失败以及缪拉在皮佐被枪决的消息击碎了她最后的希望。她化名为利波娜(Lipona)女伯爵,来纪念自己曾经作为那不勒斯(Napoli)王后的尊贵身份。

1817年,卡洛琳搬到了奥地利,居住在的弗斯德夫城堡。1830年,她获准返回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在那里她购置了格利佛尼宫殿并举办了沙龙。到访的客人都对卡洛琳言谈举止中表现出的魅力与气质所折服。1839年,在经历了六个月的病痛折磨后,这位曾经的那不勒斯王后与世长辞。

诚然,卡洛琳成为那不勒斯王后有赖于哥哥拿破仑的帮助,但是也不能忽视她为调解哥哥和丈夫的关系而做出的努力,以及她在国家事务中所发挥的作用。尽管卡洛琳临终前的结局并不圆满,但是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孩子们都获得了幸福的人生。两个女儿婚姻美满,两个儿子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其中一个儿子加入了美国军队,迎娶了乔治·华盛顿的外孙女,并一度担任了佛罗里达州塔拉哈西市的市长,而另一个儿子于1848年当选了法国参议员,并在1853年获得缪拉亲王的称号,其后代目前也成为了缪拉家族的代表。纵观其一生,卡洛琳足以称为一位杰出的女性。

[法]皮埃尔·布朗达:《拿破仑王朝:拿破仑家族300年》,蒋帆、胡诗韵译,北京燕山出版社,2019年。

[英]安德烈·希利亚德·安特里奇:《拿破仑的第一骑兵:法国元帅缪拉传》,卡佩译,台海出版社,2019年。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By yb9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