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中东欧是欧盟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其中罗马尼亚尤为引人注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 罗马尼亚2015和2016年的GDP增幅为3.9%和4.5%,该国政府更预计2017年增长率为5.2%。在媒体报道中,罗马尼亚已经获得曾经”亚洲四小虎”享有的名号(Tiger economy)。

从外部来看,欧盟其他国家经济复苏,需求增长带动了东欧国家出口。更重要的是,罗马尼亚政府提升最低工资和减税等措施促进了居民收入增长,刺激了家庭消费。随着罗马尼亚人更多地选择了价格高昂的消费品,作为罗马尼亚经济主要拉动因素的消费也正在经历升级过程。

现在,很多罗马尼亚人忙于享受当下,没有精力去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在强势GDP数字背后的是政府债务不断累积,海外投资日趋减少。另一方面,政局动荡的罗马尼亚在短短半年内迎来三位总理,也让许多经济学家对罗马尼亚的未来持保留态度。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贾瑞霞对界面新闻记者介绍说,自从罗马尼亚在2007年加入欧盟以来,在欧盟资金的支持下,该国经济增长便获得强有力的支撑。

《纽约时报》此前报道指出,罗马尼亚破败不堪的基础设施长期以来阻碍了商业的发展,但贾瑞霞表示并未观察到类似现象。从她在罗马尼亚的亲身体验来看,在2013年或以前,该国基础设施还有待提高,但在最近几年里,首都布加勒斯特机场扩建,公路等基础设施逐步加强,市区商业中心也焕然一新。当贾瑞霞2016年再度探访罗马尼亚时,她明显地感受到当地消费水平的提升。

不过,近期彭博社文章指出,生活在欧盟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得到的好处没那么明显。虽然GDP一飞冲天,但罗马尼亚人的净资产与可支配收入之比却停滞在五年前的水平。对于一些人来说,收入主要用于日用品支出;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他们的主要开销是假期和电视;越来越少的罗马尼亚人会投资长期资产,例如房产。

这也得到了相应的数据支持。罗马尼亚旅游业雇主联合会称,2018年元旦假期期间,罗马尼亚本国游客消费支出近3700万欧元,较去年增长了11%。与往年类似,罗马尼亚传统旅游目的地的宾馆游客爆满,一房难求。

贾瑞霞认为这是正常的表现。从计划经济转型成市场经济后,罗马尼亚向更多的国外商品敞开怀抱。收入增加的罗马尼亚人自然也有“走出去”的愿望,也会花钱送孩子去国外留学。

但兴业银行经济学家Florian Libocor对彭博社表示,罗马尼亚人的表现就好像政府的慷慨会永远持续下去,并在乐观的预期下增加了债务。许多人根本没有等到政府实现承诺就花费了更多金钱,产生了更多的债务。到某种程度上,修正是不可避免的。

在2017年,罗马尼亚政府就颁布了十多次的加薪法令。从2018年1月1日起,罗马尼亚最低毛工资从每月320欧元再度调高至418欧元。与此同时,公司和个人的所得税从16%降低到10%。公司增值税从19%降低到18%。罗马尼亚妇女哺乳产法定两年,最高领取月工资的79%。

在这样的情况下,外界担心财政支出增加以及税收减少会造成一段时间的经济震荡,让国家背负较高债务。欧盟委员会预计,罗马尼亚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将由2016年的37.6%提高到2019年的40.5%。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罗马尼亚公共债务约为330亿欧元。

同时,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共有四个国家的预算赤字达到或超过欧盟标准,其中罗马尼亚紧随西班牙与法国之后,与英国并列,赤字率(财政赤字/GDP)均为3%。欧盟去年公布的秋季经济预测称,2017年罗马尼亚的赤字率还将处于3%的高位,2018年将继续增加到3.9%,2019年将达到4.1%。对此,欧盟理事会已经建议罗马尼亚在2018年4月15日前完成调整预算偏差 的措施报告。

此外,根据罗马尼亚中央银行的数据,在去年前七个月,该国引进的外来投资已经减少了超过 17%。罗马尼亚《金融日报》报道称,2017年,罗外国投资领域虽达成了数起重要交易,但绝大多数只是资产的转手,西方国家并未实现新的大型投资。德国、法国、西班牙在罗的投资额不升反降,这表明对西方国家而言,罗马尼亚已不是其绿地投资的重点对象。

贾瑞霞对界面新闻表示,虽然罗马尼亚拥有欧盟的支持,也处于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16+1”合作框架内,但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迟迟未出台也对中国对罗马尼亚投资产生了负面影响。

此外,贾瑞霞指出,一个国家的政治环境和政策保持稳定时,全球投资者就会对它产生良好的预期。然而,短短半年内两度更换总理的罗马尼亚显然不在此列。

1月15日,罗马尼亚总理图多塞(Mihai Tudose)因失去党内支持而宣布辞职。他表态称:“社民党(PSD)认为我们需要另一个政府,采用不同的路线月,社民党才对“自己人”发起不信任案,格林代亚努政府随即被弹劾。当时出任经济部长的图多塞接任总理一职。

即将成为新总理的是欧洲议会议员、54岁的女工程师登奇勒(Viorica Dăncilă) ,她同时将成为罗马尼亚首位女总理,也是社民党去年1月执政以来的第三位总理。虽然登奇勒在罗马尼亚知名度不高,但社民党主席德拉格内亚说,登奇勒是“正派、合适、非常有能力的女性”。他为总理人选“做了两次糟糕的选择”,这一次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贾瑞霞对界面新闻表示,罗马尼亚政坛与波兰类似,虽然轮番更换总理,但社民党主席德拉格内亚 本人才是真正的控制者。因先前选举舞弊被定罪,德拉格内亚自己才无法出任总理。

对于政治局势,贾瑞霞指出,首先,罗马尼亚人还将关注社民党必须要完成的竞选承诺,例如退休金改革等社会福利。

此外,值得警惕的是,民众仍然对政府反腐的力度表示不满。1月20日,五万名罗马尼亚人在首都布加勒斯特游行反对可能难以控制腐败的新法律,例如其中一条修正案将允许公职人员拥有企业。同时,即将就任的登奇勒已经表达了对修改法律的支持。

当然,对面种种经济风险,罗马尼亚当局并非无动于衷。由于通胀超出预期,从去年9月的同比增长1.8%迅速攀升至12月的3.3%,罗马尼亚央行在1月初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75%上调至2%,为十年来首次上调。

此外,为应对外资流入减少这一共同趋势,维谢格拉德四国(匈牙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罗马尼亚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已决定共同设立一家投资银行,支持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表明了东欧国家在融资方面寻求自立的坚定态度,这也可以被罗马尼亚所借鉴。

虽然有人揣测罗马尼亚就是下一个希腊,甚至会引发另一场欧洲危机,但正如贾瑞霞所说,没有人能够对此下定论。随着政府政策不断调整,罗马尼亚的经济状况和未来的发展方向还有待检验。

By yb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