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外高加索南部,人口总数为327。43万(另一数据为304。1万),其主体民族为亚美尼亚族,根据2001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该族约占国民总数的96%。亚美尼亚是个文明古国,亚美尼亚人世代居住的亚腊山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他们在此曾创造过灿烂的文明。

公元前63世纪,大亚美尼亚国建立,后成为伊朗萨萨尼德王朝附属国。亚美尼亚长久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11世纪、13世纪先后受到突厥一塞尔柱人、拜占庭人、蒙古人的入侵。15世纪又受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入侵。1618世纪,波斯和奥斯曼帝国在此争夺、对抗,于1639年将亚美尼亚一分为二:西部归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东亚部归波斯。1805-1828年,东亚美尼亚并入俄国,称埃里温省。1920年,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1922年3月12日它加入外高加索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1936年12月5日,亚美尼亚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1991年9月23日正式宣布独立。

位于外高加索东南部,2012年全国人口总数925.58万,其主体民族是阿塞拜疆族,该族占全国人口的91.6%(2009年)。阿塞拜疆是一个文明古国,其文化的发展反映了这个国家悠久的历史和东西融通的地理特征。

由于东西方文化的长期碰撞,使该国文化吸收了东西方文化的精髓,融合了伊朗、高加索民族与突厥等周边诸多元素,富有浓郁欧亚风情。阿塞拜疆族形成于11-13世纪,到18世纪初,阿塞拜疆边界都在波斯国控制中。1723年,俄国军队占领了巴库及其以南里海沿岸地区。1724年,土耳其和俄国在伊斯坦布尔签订了和平条约,条约规定:土耳其将包括巴库、萨里昂、列干良在内的里海沿岸地区割让给俄国。第二次俄国一波斯战争(1826一828)结東后,俄国通过1828年《土库曼彻条约》获得了波斯帝国北部的大片土地,包括纳赫奇凡和埃里温,阿塞拜疆这时被波斯和俄国以阿拉斯河为界一分为二分别统治。1922年3月12日,阿塞拜疆加入外高加索联邦。同年12月30日,该联邦加入苏联。1936年12月该联邦解散,随后阿塞拜疆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199年12月29日,法律上正式确定了阿塞拜疆的独立地位。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都位于高加索地区,而此地区位于欧洲和亚洲大陆的联结处,是山脉地区,分为南高加索和北高加索两部分,面积约为44万平方公里。北高加索又称内高加索,属俄罗斯,范围包括:俄罗斯、达吉斯坦、车臣、印古什、北奥塞梯等。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则属于外高加索,即南高加索。

人口不足3000万的高加索,因为地形复杂,所以形成50多个不同语言的民族。北高加索主要信仰基督教,而南高加索则信奉伊斯兰教。长期以来,这块地方的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剪不断,理还乱。而且,高加索是连贯欧亚大陆的通道,所以,一直是周边大国 的必争之地,这就使得该地区的矛盾更加错综复杂。

早在16世纪沙俄向外扩张时,就先后与奥斯曼帝国在高加索地区发生冲突;沙俄历时300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直到19世纪才完全控制了高加索。

在高加索地区,亚美尼亚人信奉基督教,受到沙俄政府的偏爱,而阿塞拜噩人由于信奉伊斯兰教,一直不受沙俄待见,被视为等公民。但阿塞拜疆人却受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支持。

这次的争议地区一一纳卡是位于南高加索的一个内陆地区,介于下卡拉巴赫与赞格祖尔之间,包含小高加索山脉的东南支脉。该地区多属山地与森林,水 草丰美,长期以来都有阿塞拜疆人和亚美尼亚人混合居住。但是,由于阿塞拜疆人不堪忍受沙俄政府歧视,纷纷离开纳卡,迁移到奥斯曼土耳其和伊朗。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纳卡的主体居民是亚美尼亚人的绿故。可以说,祸根早在100多年前就已经埋下。

一战期间,沙俄与奥斯曼土耳其开战。奥斯曼认为,本国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肯定会与沙俄里应外合,发动叛乱。所以,在奥斯曼的煽动下,帝国境内展开了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据估讠有150万亚美尼亚人被杀害。

1919年4月,在纳卡亚美尼亚人第五次大会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土耳其人被认定对这场大屠杀负有责任,而阿塞拜疆人则是直接的帮凶,他们的手上沽满血污。

1920年,亚美尼亚人对阿塞拜疆要塞发起进攻,无奈势单力薄,不但没有取得预想的战绩,反而招致对方毁灭性的报复。纳卡的数个城镇被毁,数千亚美尼亚平民被杀害。其实这两个唇齿相依的民族,多年来却冲突不断,关系一直难以正常话。领土纠纷是其主要因素,但也并非唯一的原因。民族矛盾、宗教差异、大国干预也是另外三个原因。

民族矛盾中,最主要的表现在于亚阿双方长期围绕着哪个民族更早来到外高加索地区的问题争论不休。根据阿塞拜疆的说法,亚美尼亚人是19世纪才来到该地区的,而阿塞拜疆人则更早出现在这里。“在俄国与伊朗签暑了《古利斯坦和平条约》和士库曼彻和平条约》之后,亚美尼亚人开始大规模在属于阿塞拜疆的土地上定居,并采取了旨在建立一个亚美尼亚国的政策。与此同时,将阿塞拜疆人驱逐和赶出自古以来就属于他们的土地”。

亚美尼亚一方并不赞同这一说法,2001年第56届联合国大会召开,亚美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在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的信中,列举事实对阿塞拜疆方面说法进行了反驳。他指出:根据希罗多德(公元前5世纪)、斯特拉博(公元前1世纪)等古典作家记载,亚美尼亚东边的东北界限是库拉河。早在公元405年,亚美尼亚文字创始人圣梅斯罗普・马什托茨就在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地区的阿玛拉斯修道院内建立了第一个用亚美尼亚字母教学的学校。此外,信中还引用阿方研究数据来驳斥阿塞拜疆总统的说法。综合上述两种观点,究竟哪个民族先出现在外高加索地区难以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两个民族从历史上出现、相遇之后就在该地区不断地进行利益争夺。

另一个问题就是苏联时期相关的民族政策,民族关系方面,民族和族际主义原则遭到了严重破坏。按照阿塞拜疆人的说法,苏联时期,官方奉行驱逐阿塞拜疆人的政策在苏俄的帮助下,赞格祖尔和其他一些阿塞拜疆土地被宣布是亚美尼亚领土。苏联领导人对各突厥族穆斯林共和国采取歧视政策,他们做出的决定使亚美尼亚人在1948-1953年达到了将阿塞拜疆人大规模驱逐出其故土的目的”。不过,亚美尼亚一方驳斥了这一说法。据记载,苏联当局分别于1939年、1944年、19451947年、19481949年多次下令使亚美尼亚人迁居住地。1939年将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人迁至哈萨克斯坦。苏联几次大规模移民,打破了原有的民族结构,破坏了族际平衡。正是由于民族和族际主义原则遭到破坏、各民族之间发展不平衡,导致民族间的不平等长期难以消除,由此产生的民族矛盾也难以协调。亚阿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不仅是历史遗留问题,同时也同其他因素交织成为两国关系正常化道路上一个长期难以逾越的障碍。

而阿塞拜疆的大多数居民都是伊斯兰教的信徒,目前,阿塞拜疆境内有80%以上的居民为穆斯林,属伊斯兰教什叶派分支。伊斯兰教在阿塞拜疆不断演化,在20世纪初曾盛行一时。苏联时期,当局采取许多措施,试图让民众摆脱伊斯兰教的影响。像大多数苏联加盟共和国一样,阿塞拜疆自1991年独立后,也开始了宗教复兴运动。尽管阿塞拜疆政府近年的些政策和规定被指反对伊斯兰教的发展,但是些最新报告显示,该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伊斯兰教所吸引。美国学者亨廷顿提出了“文明冲突论”的观点。他认为文化将是新时期取代意识形态和经济成为不同文明载体的国家间冲突的主要原因。谈到宗教文明的差异,他认为高加索地区是一个伊斯兰文明和基督教文明的断裂带。苏联解体后,该地区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在他看来均为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亚阿是主体民族宗教信仰不同的两个国家,一个是以基督教文明为主体文明的国家,个是以伊斯兰教文明为主体文明的国家。因此,按照亨廷顿的理论,这两个国家处于不同的文明断裂带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两种不同宗教文明的差异是两国冲突的重要原因。亨廷顿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宗教可以影响人的世界观和 价值观,影响一个民族的气质、行为和心态。加之宗教具有不包容性,所以两国间宗教文明的差异也给两国人民的交流和发展带来阻碍。此外,在 伊斯兰教占绝对统治地位的中东地区,信奉基督 教、被伊斯兰教国家包围着的亚美尼亚在外部环 境方面是没有优势的。可见,宗教文明方面的差 异对亚阿关系产生了消极影响。

俄罗斯、美国、土耳其、伊朗等大国,分别为亚阿双方战队,俄罗斯第一个承认亚美尼亚是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所以与亚美尼亚的关系稳定而友好,实际上亚美尼亚是外高加索地区俄罗斯唯一的朋友。美国为了遏制俄罗斯和伊朗,提高自身在外高加索地区的地位,以及在里海地区的是由、天然气中分一杯羹,表现为十分热衷调解纳卡冲突,尽管1997年阿总统首访美国,两国关系上升为伙伴关系,2003年又上升为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与此同时,两国还在军事领域加强合作。2011年阿总统会见美国海军部长之后发表声明称:阿将与美国进一步拓宽军事领域的合作。但是同时美国也需要与亚美尼亚保持平衡,这就使得阿美之间的关系又进入重新考虑时期。可见第一,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各主权国家间的关系没有可预见性。第二,阿塞拜疆并没有完全依赖美国,彼此之间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除了俄美两国外,对亚阿影响较大的还有土耳其和伊朗。土耳其虽然和阿塞拜疆一样也是世俗国家,但是跟阿塞拜疆的情况相似,是一个大多数国民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两个国家在宗教信仰基础上的共同感情,拉近了两国的关系。宗教因素、伊斯兰世界的团结,使阿塞拜疆获得了土耳其在纳卡问题上的支持。1993年,为抗议亚美尼亚占领纳卡地区,土耳其甚至还关闭了与亚美尼亚的边界。在瑞士、美国等调解下,亚土两国于2009年10月签暑了旨在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的协定,但亚美尼亚因不满士耳其将大屠杀事件和纳卡问题与审批协定相联系,2010年4月暂停了议会对该协定的审批进程。2010年5月17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也明确表示,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在纳卡问题得到解决前,土耳其议会不会批准任何有关同亚美尼亚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的协定2011年,土耳其、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组成的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在阿拉木图举行第一次峰会。在该理事会的框架下,土耳其与阿塞拜疆又多了一个就政治、经济、安全等领域进行交流合作的平合,进而增加了影响阿塞拜疆决策的机会。土耳其总统居尔在理事会2013年峰会上表示“纳卡问题是突厥语世界峰会日程中的首要问题。可见,土耳其始终以自己的方式积极参与并且影响着纳卡问题的走向,影响着亚阿两国的相关决议和决策。

亚美尼亚处在地缘政治的艰难处境,唯一进入国际舞台的出路是通过伊朗,如果伊朗也对亚美尼亚关闭对外通道的话,那么亚美尼亚只能向阿塞拜疆妥协,事实上,对于纳卡问题,伊朗一直推行的是实用主义外交政策,一直围绕着相关问题打太极。一方面支持阿塞拜疆的领土完整;另一方面,积极发展与亚美尼亚的关系,对阿塞拜疆的支持也仅停留在官方的谈话中,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由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所处外高加索地区的重要战略地位,亚阿两国之间关系正常化道路上的阻碍不仅仅有民族矛盾、宗教文明差异、领土纠纷,背后还蕴含着复杂的利益争夺,以及大国在此的力量角逐及其各自地缘战略目标的排他性。这些影响因素之间不是孤立的,它们相互交织,给该地区原本复杂的局势增添了正常对话的难度。领土冲突始终是两国关系正常化的最大障碍。

By yb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