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俄罗斯等三方签署协议停火协议,亚美尼亚“割地、投降”,离亡国只剩一步之遥。我去过亚美尼亚,如此悲怆结局,一点都不让我意外。亚美尼亚有今天,只能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对于个人是这样,对于一个民族,也是这样。

亚美尼亚这个名字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居然是在一本介绍耶路撒冷的书中。 耶路撒冷是世界3大宗教的圣城,分别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根据族群的不同,圣城耶路撒冷被分为4个区,分别是:犹太区、基督徒区、慕斯林区——这3个区我即便不看书,也能猜到,唯独第4个区,让我非常意外,居然是亚美尼亚区!

为何一个不起眼的族群,在圣城耶路撒冷,四分天下有其一?让我非常好奇。深入探究才发现,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居然就是亚美尼亚,对,你没看错,第一个基督教国家,居然不在欧洲,而是在亚洲。

既然信仰基督教,耶路撒冷当然也是亚美尼亚人的圣城。基督教在公元451年的大公会议上,将基督二性论定为正统,也就是说,主流基督教认为基督既是人又是神,唯独亚美尼亚人固执地坚持,基督只是神,不是人。

当时全世界数亿基督徒都思想统一,唯独这孤零零的几百万人,自顾自地放声高唱:我们不一样!唱完之后,台下没有掌声,只有一片白眼。

如今的亚美尼亚,人均GDP只有3千多美元,全世界排名第109,大约只有中国的30%。英文里一般用white people称呼白人,其实正式名称是——Caucasian(高加索人),也可以理解为:白人是俗称,而高加索人则是学名,两者的意思一样。亚美尼亚正是最地道的高加索国家,这里正是白人的“发源地”,人口几乎全是白人。在所有白人国家中,亚美尼亚第3穷,仅仅比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略富裕一点点。还不算最穷,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经济萧条的必然结果就是人口外移,聪明的年轻人都往欧洲跑,2016年1月1日,该国人口自70年代以来首次下降至300万以下。

我去过很多以白人为主的国家,亚美尼亚应该是对中国人最友好的白人国家,丝毫没有白人那种骨子里的傲气。同样是经济一团糟的邻国居格鲁吉亚,对中国人的态度,就要冷淡很多。

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在我住的宾馆大堂里,有一个发传单的女大学生。我穿鞋刚好一米八,穿高跟鞋的她几乎和我一样高。不夸张地说,她胸部以下几乎全是腿。她高挑却不高傲,为人非常随和,甚至有点腼腆,我们举起相机,她就摆好pose给你拍,让你拍到饱为止。在场的中国人都夸她漂亮,没想到,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的鼻子太大了,如果有钱,要去做一个缩鼻手术。”中国人花钱隆鼻,亚美尼亚人花钱缩鼻,造物主就是这么喜欢和人类开玩笑。

这是一位当地高级餐厅的主管,在前台招呼客人。当地很少中国人,她对我们非常热情。首都埃里温高消费区,或者富人区,当地人打扮得都很时髦,面对镜头非常热情,很自信,也喜欢上镜。喜欢人像摄影的朋友,可以去亚美尼亚,在那里,到处都是免费的模特。

相比热情的埃里温女人,当地男人相对比较腼腆,不会拒绝被拍照,但一般不会直视镜头,更不会在镜头面前摆pose。这里说点题外话,中国找不到对象的单身男,千万别放弃希望,在遥远的亚美尼亚,很多美女非常喜欢中国人。找一个模特身材的老婆,生一个漂亮的混血儿,屌丝逆袭的神话,不只是乌克兰才有,亚美尼亚,也是中国男人见证奇迹的地方。

和城里中上阶层的纯白人相比,埃里温的中下层百姓的面容,看上去更像是中亚人的脸型,这应该是千百年来,高加索白人和各种异族通婚混血的结果吧。

首都埃里温,是举全国之力建设的城市,一派欧陆风格,埃里温的规划很有特色,圆形的市区,中轴线上依次分布着共和国广场、国家博物馆、购物步行街、国家歌剧院、自由广场、大型的纪念建筑cascade等。但出了首都,整个国家似乎就是一个落后的大农村,好山好水好贫穷,基础建设非常差。

沿途所见,很少工厂,路上也几乎看不到集装箱卡车,物流活跃度很低,也说明经济真的不景气。最常见的经济活动就是建筑,工地的机械化程度也很低,小独轮车是最常见的运输工具,现代化程度相当于20年前的浙江省。工地上的劳动者,无论男女,各个膀阔腰圆。

在亚美尼亚拥有轿车的家庭都算有钱人,条件一般的就开旧款拉达,条件更好的,就开新款拉达,看上去轮毂、车漆,都比较鲜亮,驾驶员衣着体面,身材匀称。

穷国特有的卖油方式:大的每瓶2升,小的每瓶1升,卖起来方便,总价也不高。

亚美尼亚语(Հայերեն或Hayeren)属于印欧语系的一支,但它没有任何近似语言,和亚美尼亚人信仰的基督教一样,孤零零自成一派。虽然亚美尼亚这个民族在过往的千年的飘零中,命途多舛,国运衰败,人口一度只剩下区区百万。但却依然坚持使用自己独特的文字。亚美尼亚语,有多达38个字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感受一下:

倔犟人和倔犟的国家一样,要么很成功,要么很失败。同样是小国,新加坡的求生欲望就远超过亚美尼亚,虽然新加坡超过90%的人口是华人,但建国之初,李光耀决定独尊英文,原因很简单,当时中国很落后,讲中文没用,最有钱的国家都说英语,说英语才能更好的生存。以至于现在的新加坡年轻人,第一语言就是英语,能说好母语中文的人寥寥无几。而当中国崛起之后,李光耀又大声疾呼,要复兴新加坡的中文教育。

相比倔犟的亚美尼亚,我更欣赏灵活务实的新加坡,作为小国,不能意气用事,在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生存才是头等大事。花费教育资源去维护民族传统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先好好地活下去。二战之后,从第三世界跻身发达国家的例子寥寥无几,新加坡是其中之一。相比之下,亚美尼亚,显然混得不太好。人均GDP还不到新加坡的十分之一。在世界舞台上,几乎没有存在感。

其实,亚美尼亚曾经是中东大国,与以色列悠久的历史相比,亚美尼亚也不逊色。公元前500年,亚美尼亚族就已形成,曾建立起统一的亚美尼亚王国,其疆域囊括高加索地区和当今土耳其东部的广大区域。鼎盛时期,国土面积相当于4个浙江省 。但后来屡遭强大异族的入侵,波斯人、罗马人、马其顿人、蒙古人、阿拉伯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先后统治了这片土地,昔日的王国疆域,也在不断的抵抗外族斗争中大幅度缩水,到了它独立时,仅仅剩下了当初的7.1%,相当于0.29个浙江省。

地图白色表示慕斯林人口比例最低,如今的亚美尼亚,面积只有2.98万平方公里,比台湾岛还小。人口只有327万人,相当于台湾的七分之一。从地图上来看,它夹在一群慕斯林国家中间,犹如羊入狼群。

亚美尼亚历史上的文明中心地带,是西部,如今不属于亚美尼亚,而属于土耳其。那里有着亚美尼亚古都阿尼(Ani)、民族圣山亚拉腊山、亚拉腊平原和凡湖盆地。打个比方吧,如果少了黄河、泰山、长江、江南鱼米之乡……那中国还是中国吗?同样道理,失去了西亚美尼亚,对于亚美尼亚人来说,几乎已经亡国,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战是亚美尼亚人收复西亚美尼亚的大好良机。在高加索战线上,俄军取得了节节胜利,几乎解放了西亚美尼亚全境。当地的亚美尼亚人对于俄军也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按照沙俄的计划,战后西亚美尼亚地区将被吞并,亚美尼亚地区将在同属基督教的俄罗斯的统治下。亚美尼亚人一心希望俄罗斯帮助他们复国成功,其实,俄罗斯的算盘是,吞并亚美尼亚。

然而这一切,对于当时亚美尼亚的宗祖国——土耳其来说,这就是分裂祖国的狼子野心。随着俄国革命的爆发,列宁让前线的俄军复员回家,高加索前线的俄军大量撤离。土耳其轻易地收复所有失地。一战期间,亚美尼亚人的复国美梦,犹如一个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在奥斯曼土耳其境内,亚美尼亚人本来就是属于二等公民。他们的待遇甚至远不如帝国境内的库尔德人,原因很简单,亚美尼亚人是少数的宗教团体——基督教,在奥斯曼帝国,亚美尼亚人不只是少数民族,还是异教徒。

历史上奥斯曼土耳其对亚美尼亚人的种族压迫早已有之,零星的仇杀也屡见不鲜,但远没有恶劣到“种族灭绝大屠杀”的程度。亚美尼亚人和俄罗斯人眉来眼去的复国美梦,正是种族压迫升级到种族灭绝的导火索!

土耳其认为亚美尼亚人吃里扒外、分裂祖国,如果不处理亚美尼亚人,其他民族有样学样,国家会四分五裂,还谈什么维护统治?所以,土耳其人决定,清理门户。但在一战那种暴戾的氛围中,这种清理门户的行为,很快就演变成一种“种族灭绝大屠杀”。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指奥斯曼土耳其于1915年至1917年间,对其辖境内亚美尼亚人进行的种族屠杀。其受害者数量达到150万之众。当时土耳其境内所有亚美尼亚人口最多也就250万人,相当于60%的亚美尼亚人惨遭种族清洗。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对近600万犹太人进行的种族灭绝行动,当时欧洲共有近900万犹太人,差不多也是60%犹太人被杀害。人类历史被定义为种族大屠杀的只有三次,分别是,犹太人大屠杀,亚美尼亚大屠杀,和卢旺达大屠杀。

若干年后,我有机会亲自来到这个悲怆的国度。在世界最大旅行网tripadvisor上,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排名第一的“玩乐”景点,居然就是种族大屠杀博物馆,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何其不幸。

博物馆旁边的纪念碑由一个近 46 米高的石碑组成,随着高度上升,石碑逐渐变细,直到最顶端汇聚成一个尖点和一条裂缝,象征着亚美尼亚西部和东部的分裂。

纪念馆规模不大,展览内容则涵盖广泛,包括种族灭绝前奥斯曼帝国内亚美尼亚人状况,种族灭绝行动本身,当时世界各国反应,及种族灭绝对后来历史的影响。

在加入苏联后,原本属亚美尼亚管辖的纳卡地区,在1923年7月7日,被莫斯科划给阿塞拜疆。至于理由,不能明说,但大家心知肚明,斯大林就是担心,亚美尼亚的复国主义幽灵死灰复燃,所以尽可能把亚美尼亚拆解成开,缩小规模,降低实力。这是苏联统治加盟共和国时,常用的“搅屎棍”。掺沙子、扔石头、挖墙脚,让小国之间发生矛盾,最后都有求于中央,再三推脱之后,莫斯科出面调停,从中渔利。以前斯大林是这么干的,现在普京也是这么干的。

但在苏联统治末期,莫斯科拉偏架,1994年,亚美尼亚不仅夺回了纳卡地区,还有7个周边地区的控制权。这一战,阿塞拜疆可谓丧权辱国,于是卧薪尝胆,在2020卷土重来,用新形态的无人机战争,把亚美尼亚地面部队打得稀巴烂。

2020年11月10日,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俄罗斯等三方签署协议停火协议,亚美尼亚“割地、投降”,离亡国只剩一步之遥。

俄罗斯在纳卡核心地带驻军10年。自苏联解体30年后,俄罗斯势力重新进入高加索以南。

亚美尼亚不但全部撤出纳卡地区,领土得而复失。而且还要撤出1994年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

阿塞拜疆,虽然暂时没有收回纳卡地区,但收回周围被占领土,也算是光复大业,初步告成。

土耳其得到一条由土耳其东部穿过亚美尼亚直达阿塞拜疆的通道。土耳其势力直达里海,可以影响中亚几个斯坦国。

但我认为,从更高的视野和历史的角度去看,这四个国家都是输家,只不过输多输少的不同而已。这场战争属于最典型的 “底层互害”。

当然是最大的输家。但讽刺的是,割地、投降,很可能是是亚美尼亚,在去几百年来做的唯一一件对的事~服软,认怂,投降……失去纳卡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这次幸亏俄罗斯出手……如果有一天俄罗斯突然自顾不暇,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一定会毫不犹豫撕碎亚美尼亚,在未来几千年里,这样的机会只要有一次,亚美尼亚就会万劫不复。几百万的小国,几个月的低强度战争就可以打光所有的青壮年,同时结仇土阿,还惹恼毛子……简直愚蠢到极点。

俄罗斯重回高加索,是福是祸?前车之鉴似乎又忘了。克里米亚半岛的情况和纳卡地区类似。历史上就是俄罗斯的土地,后来被赫鲁晓夫划给乌克兰,但俄罗斯一直耿耿于怀,终于在2014年,策划公投,让克里米亚回归祖国。拿回克里米亚后,俄罗斯面对什么情况呢?

2013年,俄罗斯的GDP是2.3万亿美元,是现在的1.4倍,也就是说俄罗斯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吞并克里米亚,看起来霸气侧漏,国内很多网民把普京看成偶像,其实,如今俄罗斯面对的,不是昔日的荣光,而是垂死的帝国。

普京当年口口声声说,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如今,20年过去了,俄罗斯依然靠卖石油续命,今年油价低迷,加上新冠疫情爆发,俄罗斯的GDP估计还要下探7~8%。如今的俄罗斯,经济总量不如广东省,人均GDP也不如广东省。

“俄罗斯没有一寸多余的土地”听起来吊炸天,其实普京的心虚,只有他自己知道。俄罗斯人从沙俄时代就养成了奇特的“扩张癖”,百姓苦哈哈,勒紧裤带也要扩张领土。好像在饿昏头的时候,看一眼墙上那张伟大的俄罗斯地图,肚子就不饿了,马上就可以满血复活。

俄罗斯先辈打下的西伯利亚,相当于1.5个中国,如今人去楼空,在辽阔的西伯利亚,工业废墟和城市废墟,在荒草的掩盖下,俨然成了地球上一片最大的现代墓群。

土耳其在埃苏丹的领导下,四面放火,利比亚、苏丹、伊拉克北部、阿塞拜疆,都有土耳其军队的身影。而国内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经济停滞。土耳其虽然是中东最发达的国家,但也经不起埃苏丹这么挥霍。

阿塞拜疆,相比阿美尼亚经济情况略好,但也只是靠卖油续命,如今油价低迷,产业类型单一,油卖光了,还能买什么呢?

这四个国家都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但沉迷于与过去,念念不忘回复往日辉煌,结果,昔日的荣耀,成了负重前行的包袱,而不是展望未来的基础。

相比之下,我非常佩服伟大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智慧,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懂得韬光养晦几十年,真是太不容易了,百姓万幸。

举个例子,在缅甸,有一个和亚美尼亚“纳卡”地区情况类似的地方——“佤邦”,佤邦人说普通话,用人民币,中小学用中国教材,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是中国移动的,完全和中国一模一样。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抖音搜“佤邦”,你就会看到一个迷你版的中国,抖音里的佤邦人,羡慕中国的一切,恨不得马上回归祖国。

1931年以前,佤邦是属于中国,后来被英国强行弄成殖民地划分给缅甸。佤邦对中国来说,如同就是亚美尼亚的纳卡地区,都是被迫割让的故土,同文同种。佤邦面积是3万平方公里,和亚美尼亚几乎一样大,相当于一个台湾岛的面积,也不是一个小地方。中国的国力足以碾压缅甸,真要拿回来。策划一个公投,也不是难事。但中国从来没有向缅甸要回佤邦。

佤邦既非战略要地,也非资源重镇,经济更不发达,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中国处于难得的战略发展期,做好自己的事情,发展国力才是重中之重。如今的佤邦,有自己的军队,除了土地不归属中国,其余一切都和中国融为一体,佤邦留在缅甸境内,佤邦华人还可以充当中缅两国的桥梁,进一步扩大中国在缅甸的利益。这样不好吗?

眼光放得远一点,如果有一天中国的经济比美国发达,全世界人民学汉语,好莱坞日薄西山,每个国家都看中国电影。到时候,再策划万邦回归,岂不是更好?但我敢说,真有了那个实力,更不在乎佤邦回归不回归了。

网上还有很多热血青年,提起贝加尔湖就说是当年苏武牧羊的地方,一定要收回。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我说,你放心,按照目前俄罗斯的尿性,几十年之后,很可能分崩离析。到时候,如果贝加尔湖唾手可得,我想中国也不一定要了。

就像现在的加拿大,财力和军力都远不如美国,也没有核武器,但美国会占领加拿大吗?绝对不会。因为美国的软实力,足以影响加拿大,美国人开车去加拿大,就像去邻居家串门,来去自如。加拿大土地上的东西,通过贸易就可以获得。还可以利用加拿大市场,发展美国的高科技。有高科技产业的超额利润,还有什么东西买不来?

最近十来年,我走遍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之后,才意识到中国人的聪明和勤劳是无与伦比的。只要我们不内耗,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目标不能实现。时间站在中国这一边,没人可以和我们比气长。无论什么东西,该是我们的迟早都是我们的,不要担心,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分心。亚美尼亚、俄罗斯、土耳其,都是我们的前车之鉴。一定要记得杜牧说过的话: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虽然这个国家一片绝望,但绝望中也还残存一丝希望。上次我在亚美尼亚旅行,在一个公路休息处遇到一群亚美尼亚大学生,正在前往实习的路上。他们各个热情奔放,笑容灿烂,在他们脸上,丝毫看不到,亚美尼亚的千年悲情。

和格鲁吉亚人不同,亚美尼亚的年轻人,不仅英语非常好,而且乐观开朗,充满活力。这些大学生甚至主动要加我的Facebook,根据我的观察,在Facebook上,他们用英语的频率甚至高于亚美尼亚语的频率。看得出来,他们很上进,想尽一切办法去发达国家谋生。

新一代的亚美尼亚人,和老一辈不同,他们不是执迷不悟而又不切实际的民族主义者,他们更加务实,他们不会用自己一辈子的前途和幸福,来陪葬虚无缥缈的国家情怀和民族大义。为了复国,为了摆脱异族统治,亚美尼亚人奋斗了上千年,结果是一事无成,撞得头破血流,从文明古国,沦为不起眼的第三世界穷国。

对亚美尼亚的年轻人来说,最大的梦想就是学好本事,说好英语,然后离开这个国家去寻找自己的希望,这也是最现实的出路。对于亚美尼亚这个国家,短期内,人才流失不一定是好事,但长远来说,也是唯一的希望。毕竟,只有当每个人民都过上好日子了,国家才有未来。

By yb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