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影响一个国家进程的因素有许多,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地理、气候和宗教,还有这篇文章我要讲到的地缘格局。

翻开熟悉的世界地图,有许多国家的形状位置,在过去几十年基本没有多少变化:

浮在海面上的事物总是清晰可见,一目了然,可潜藏在深渊里的风谲云诡,并不容易看得通透。

他们头戴牛角盔,手持巨斧木盾,身穿锁子甲,乘上龙头船,在8-11世纪席卷了整个欧洲,战斗力很猛,所向披靡。

在这群野蛮人的衬托下,欧洲地区那些长期骄奢淫逸的王公贵族,可以说弱到手无缚鸡之力,加上各自内战不休,大不列颠甚至还在七国争霸,被维京人打得丢盔弃甲,丢失了许多领土。

维京海盗的足迹不仅遍布西欧地区,还包括东欧,地中海,格陵兰岛,甚至一直探到北美地区,比哥伦布早了500年。

可斯堪的纳维亚的气候太过恶劣,凛冬漫长,缺水少雨,很难农耕种植,发展畜牧业,于是下海掠夺这条路就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抢了数百年后,维京海盗有点力不从心,他们面对的不再是散兵游勇的分裂势力,而是越来越有组织的反抗。

欧洲的领主老爷大量修筑堡垒炮塔,坚壁清野,野蛮人能抢到的物资越来越少,风险升高。

眼看着打不过,海盗们开始转行,当起了南北贸易商人,贩卖皮毛木材蜂蜜等土特产,再换来粮食香料和葡萄酒,或者成为雇佣兵水手,一同开发北海地区。

而且那些祖辈海盗打下来的江山,自然也希望政权稳固,先上车的早已摆脱一身泥气,自然要和没上车的划清界限,对付起同类更加得心应手。

久而久之,到了11世纪,原本还信奉奥丁北欧神话的维京人,被基督教同化,对侵略劫掠就更排斥了,一代海盗逐渐落寞。

细看挪威这个国家,会发现它的海岸线曲折狭长,各种河谷峡湾在冰川的侵蚀下变得犬牙交错,优点是方便藏匿,进退自如,所以盛产海盗是有原因的。

但真正的优良港口并不多,一是北欧并不处于贸易的重要航线,而且常年结冰不好通行;二是本土人口也撑不起多少市场体量。

瑞典998万,丹麦575万,芬兰554万(北欧唯一不是维京的国家),还有冰岛36万,北欧五国总人口加起来竟然和上海差不多……

瑞典元气大伤,无力海外殖民,在地缘格局上失去话语权,只能保持「中立国」姿态,在二战中置身事外。

俄国发生十月革命后,芬兰随之独立,它可能也想成为「中立国」,可地缘位置不允许,因为它的国境线和苏俄紧贴一起,而且离首都彼得格勒实在太近。

芬兰卧薪尝胆,趁着苏德战争爆发,同样进攻苏联,最终在国际上站稳脚跟,没有被拉入苏联大家庭里,而是在美苏之间两头逢迎,迅速发展起来。

所以在地缘游戏中,留给小国的发挥空间并不多,要么闭眼中立,要么成为墙头草。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丹麦的国土面积在欧洲排第二,因为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岛屿——格陵兰岛。

只是格陵兰岛的居民对丹麦认同感很低,目前处于高度自治。加上丹麦自身国力下滑,想强行干涉也没办法,美国第一个不答应(特朗普执政时期还曾提出要购买格陵兰岛)。

这里我要讲讲当今一些世界地图的通病,有的采用墨卡托投影,导致维度越高,地形放大越严重。

比如最常见的谷歌地图,格陵兰岛面积大得吓人,比非洲板块还要大,但在真实尺寸中,非洲面积等于10个格陵兰岛,两个俄罗斯……

我们更经常接触的,是我国工作者绘制的等差分纬线多圆锥投影,偏差相对较小:

这个国家的人口实在太少了,远离欧洲,与世隔绝,加上环境恶劣耕地匮乏,只能通过海鸟蛋和捕鱼来维持生活,过得惨兮兮。

如果冰岛被拉到社会主义阵容,那它就成为苏联在北美的坚实桥头堡,甚至连格陵兰岛都会被控制,到时候布置一些核弹头,足以威胁美国大后方。

美国为了拉拢冰岛,各种援助贷款不停,像老子一样供奉起来。冰岛人没那么蠢,左右逢源才能获取最大利益,于是经常和苏联眉来眼去,苏联乐意之极,各种暗中拉拢,敞开市场收购冰岛的鱼类产品。

冰岛还和英国爆发了三次鳕鱼战争,争夺领海的渔业资源开发权,每一次英国都落入下风。起初,冰岛的领海从最初的离本岛海岸50海里,一直扩大到200海里,直接挤占英国的海域资源。

最后冰岛威胁要关闭北约的军事基地,惹来美国亲自下场劝架,对英国施压,才算安抚好冰岛人。

苏联解体后,冰岛的地缘价值瞬间消失,国际影响力基本为零,只能像吉祥物一样成为旅游胜地。

总的来说,北欧五国,在今天这个世界版图里,都属于默默无闻偏安一隅的小国。

早期的资本积累,加上惨淡的人口数量,想要保持高福利政策倒不难,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很高。

对北欧来说,地缘格局当然重要,但如果人口少到了一定程度,就没有多少意义讨论地缘政治了,反而最先考虑的是严重老龄化问题。

优点非常多,有大平原,雨水光照充足,有大片温暖土地,海岸线曲折,多优良港口,交通方便;但这些同样也是缺点……意味着在弱小的时候,会被野蛮人盯上,很轻松征服各个小国。

然而还是因为地缘格局的问题,各种半岛山脉将这片区域切割得支离破碎,各自为战,统一难度非常高。

再加上还有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东正教的相爱相杀,从布满火药桶的巴尔干,到地中海运河之战,再到英法德的爱恨纠葛,简直乱到极致。

从过去到现在,无论人口还是国土面积,葡萄牙都是一个标准小国,至今也只有1000万人口,却是欧洲新航路的先驱者。

开辟海外市场的动因很简单,一是葡萄牙的尴尬地缘位置,它处于西欧边缘,右侧被西班牙锁死,国内也多山地丘陵,可耕种面积少;

二是当时的陆上丝绸之路,必须穿过中东地区的奥斯曼帝国,过路费实在太高,欧洲各国早已苦不堪言,都希望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不受控制的新商路。

葡萄牙人有很强的冒险精神,他们说干就干,从大西洋出发,沿着非洲海岸线到达好望角,再穿过印度洋和马六甲海峡,成功到达神秘东方,换来中国的茶叶丝绸瓷器,东南亚的香料,南美橡胶等畅销货物,真正意义上改变了葡萄牙的命运。

吃完早期红利后,以葡萄牙的体量,根本无法维持庞大的贸易逆差,很快就走向下坡路,衰弱是必然的。

作为葡萄牙邻居,西班牙的海外探索之路同样风生水起,在哥伦布发现北美洲后,这片土地迎来了第一批征服者。

从今天来看,西班牙的地缘位置很好,扼守大西洋和地中海的咽喉,也就是直布罗陀海峡。

如今海峡半岛上的居民,几乎全都是英国国籍,只接受英国的统治,西班牙即使不满也只能忍着,在国际上缺少线万。

荷兰同样是小国(1708万人),在西班牙称霸整个大西洋时,还只是它的跟班小弟,默默负责造船事业,承接各国订单,所以才有了「海上马车夫」的称号

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后,它主动出击,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在海外疯狂殖民,从北美到非洲,从南亚到东南亚,一度无人能敌,除了被郑成功赶出台湾外……

信心爆棚的荷兰,在17世纪末和英法开战,惨败,自此让出霸主位置,由英国接棒。

葡萄牙、西班牙和荷兰等早期海上霸主,或许可以通过先机和火炮称霸一时,可体量太小始终是一个致命因素。

纵观历史,全球霸主位置的交替,总体上符合一个特征——从小体量国家转交到大体量国家的手中。

虽然英伦三岛的地缘位置,对外殖民有着无可匹敌的优势,可这是建立在实力强盛的基础上。

换言之,如果自身弱小,那简直是天然被侵略的命,维京海盗可以沿着海岸线长驱直入,打得英国人俯首称臣。

科技领先的优势,让英国在海外殖民上难逢敌手,在维多利亚女王时期,日不落帝国的领土达到3367万平方公里。

「北美和俄罗斯的平原是我们的谷仓;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矿区;加拿大和北欧半岛为我们种树;澳大利亚为我们牧羊;还有阿根廷为我们养牛;秘鲁送来白银,南非进贡黄金;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茶,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至于我们的棉花种植园,正在从美国南部向地球一切温暖的地方扩展。」

「北美和俄罗斯的平原是我们的谷仓;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矿区;加拿大和北欧半岛为我们种树;澳大利亚为我们牧羊;还有阿根廷为我们养牛;秘鲁送来白银,南非进贡黄金;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茶,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至于我们的棉花种植园,正在从美国南部向地球一切温暖的地方扩展。」

掌控的领土越多,意味着对当地约束力越弱,这个弊端初期还不明显,当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时,英国渐渐跟不上步伐了。

孤悬于海外的地缘优势,让英国得以隔岸观火,充分发挥搅屎棍的作用,玩弄离岸平衡。

比如二战期间英法采取绥靖政策,让捷克斯洛伐克割让领土,来满足德国野心;苏德战争打得最激烈时,丘吉尔屡次拒绝斯大林开辟第二战场的请求,等到战争后期,才和法国在诺曼底登陆,慢悠悠地收拾残局。

至于法国,目前人口6523万,地理位置不错,三面临海,有利于海外殖民,本土平原面积广阔,发展潜力大,也因为地形平整,很轻易地被德国用一个月时间占领。

中非和北非,是法国的传统势力范围,哪怕到了今天,这些国家的很多制度和文化都沿袭于法国,在政治金融方面更是被严格管控,沦为被吸血的命,撑起法兰西的最后荣光。

它位于欧洲的中心平原位置,是传统的十字路口,各方势力一有矛盾,都会在德国领土里打架,导致分裂出许多邦国。

饱受战火蹂躏的德意志民族,在统一德国后,有了更长远的野望,那就是扩展领土,促成了一战爆发。

希特勒养精蓄锐,又开始了二战,这一次神挡杀神,占据大半西欧领土,一路征战到莫斯科,后来被苏联一路推到柏林,再次惨败。

二战后,德国被分成东德和西德,建立起柏林墙,成为美苏在欧洲争霸的分界线。

东西德统一后,德国的强国梦没有熄灭,正努力主导欧盟,变得越来越强势,目前人口8229万。

南面的意大利,地缘位置优越,位于地中海中部,拥有众多天然港湾,很早就孕育出了文明,并建立起强盛的罗马帝国,是地中海和欧洲的商业枢纽,控制着东方陆路贸易道路。

随着大西洋航线的开辟,欧洲各国不再稀罕这条陆路航线,意大利的地理位置就变得尴尬起来。

它也想跟着海外殖民,可东边有奥斯曼阻挡,西边是直布罗陀海峡,出海口被人卡住,只能锁在地中海当一个土霸主,目前人口6048万。

至于瑞士,一个850万人的传统小国,被夹在德法意奥中间,地缘格局保持绝对中立。

首先是山多丘陵多(有“欧洲屋脊”之称),不好打,也没啥矿产可以掠夺;而且作为战略缓冲地,一旦谁占领了,都会对其它三国产生危机感;再加上瑞士自身有不错的武装力量。

几大霸主掂量了一下,都觉得打它不太划算,这让瑞士成功躲过了两次世界大战。

其它西欧国家我就不展开论述了,总的来说,国多地小,内乱内耗不停,两场世界大战导致元气大伤,到今天只能通过欧盟来抱团取暖,一同御敌。

但它的地缘位置,处于东西欧板块交界处,天然就是大国角逐场,历史上被普奥俄瓜分了一百多年,直接亡国。

一战结束后,波兰恢复独立,和苏俄的关系仍然很僵。趁着苏俄内战时机,波兰趁火打劫,向苏俄发起进攻,两国关系变得更差。

好不容易熬到苏联解体,波兰终于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加入北约,成为美国的忠实小弟,努力对抗俄罗斯,态度非常积极。

但现实就是,波兰人再怎么靠近西方,也无法改变地理上处于东欧的事实,难以摆脱毛熊这个恶邻。

乌克兰有4400万人口,自然条件优越,位于东欧平原,有肥沃黑土地,适宜发展农业。

俄罗斯一直把乌克兰当成自己的核心利益和缓冲区,决不允许西方国家插手进来。

作为东欧的地缘霸主,俄罗斯有1.4亿人口,国土面积全球第一,战略纵深极广,只可惜远东有大片永久冻土难以开发,极寒气温束缚住俄罗斯的发展上限。

摆在俄罗斯面前的一大难题是,虽然海岸线漫长,却基本长年结冰,导致出不了海,除了海参崴(黑历史)和摩尔曼斯克。

这两个港口是能出海,但地理位置偏僻,很难参与到国际贸易中,而且面临着北约的军事封锁。

所以即使是强盛时期的苏联,本质上仍是一个超级内陆国,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有限,只能在加盟国内分工合作,一个负责棉花,一个负责粮食,一个生产军火,在自己的社会主义体系内循环流通。

如此脆弱的分工模式,注定了苏联一旦解体,东欧一众国家很快就会被国际资本打垮,乌克兰就是如此。

原本俄乌还在苏联大家庭时,赫鲁晓夫一拍板,将克里米亚半岛大方送给了乌克兰,反正左手倒右手,没什么所谓。

克里米亚的地缘位置十分重要,如果俄罗斯没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将永远失去黑海的掌控权,更别说地中海了,甚至任由北约军舰在自己大后方来去自由。

再加上乌克兰持续和俄罗斯交恶,随时倒向美国一边,普京肯定不能忍,直接让克里米亚的人们公投,最终将克里米亚收入俄罗斯版图中,并顺利控制住黑海区域。

都知道俄罗斯很强势,普京是猛人,是大帝,但硬汉人设也变成了一种路径依赖,导致普京只能一直硬下去,在外交上缺乏灵活性。

这里诞生出第一个古文明国家,第一批语言文字,第一个世俗传播的宗教,各种最早期的技术、工具、文化和种子,都从这里诞生,并辐射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这一切都因为中东的地缘位置,处于三大洲交界处,不同文明得以在这片区域获得思想碰撞,进行学习和交流。

当人们懂得如何高效开发原生态森林,去平淤清沼,修通道路时,原本恶劣的环境就变得适宜人居住,加上土壤肥沃,雨水充足,很快就繁衍出新文明。

而中东的气候十分干旱,沙漠遍布,农业开垦潜力不足,注定了发展潜力的低上限,以至于到今天,人口增长都受限于气候条件。

再加上欧洲新航路的开辟,导致陆上丝绸之路凋零,中东的地缘位置变得越可有可无,慢慢落后于其它文明,越来越颓势。

其中又以波斯湾的地缘最为重要,这里是全球的最大石油产出地,扼住了世界经济命脉。

沙特阿拉伯,中东第二大国,石油储量和产量居世界首位,非常富裕。而且左边是红海,右边是波斯湾,在中东有很强的地缘优势。

致命点显而易见,沙特的国土大部分都是沙漠,缺乏河流湖泊,生存环境恶劣,耕地面积有限,难以养活更多人口,甚至要大量进口粮食牲畜,到现在只有3300万人。

加上国内教派对立严重,沙特对地方控制有限,国际上只能抱紧美国大腿,偶尔买个几百亿的军火保护费,以维持住皇室颜面。

从地缘位置来看,它具备一个大国的所有必备条件,深处亚欧大陆中心,有两河流域,有石油储备,甚至还有出海口,只要有充分时间发展,伊拉克完全有成为中东扛把子的潜质。

但是萨达姆野心太大,大到要统一伊斯兰世界,严重损害了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再加上做事不择手段,在西方世界风评很差。所以美国才会拿伊拉克开刀,爆发海湾战争,各种经济制裁,又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

过去几十年来,伊拉克战火纷飞,整个国家越打越穷,生灵涂炭,到今天只剩3933万人。

伊朗刚好卡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咽喉上,每一艘从波斯湾运出去的油轮,都要从伊朗的眼皮底下经过。

当美国质疑伊朗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伊朗说它还真的有,不要乱来。伊朗不像伊拉克那么好拿捏,而且国内多山地,易守难攻,导弹储备多,中俄更不会坐视不理。

沙特、伊拉克和伊朗都包围着波斯湾,谁也没有轻举妄动,试图掌控波斯湾,毕竟大家都没有绝对的压倒优势,强行占领只会反噬自己。

所以波斯湾成为地缘政治里最平衡的一个缓冲地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反而让波斯湾五个小国获得一定的生存空间。

它是重要的欧亚交通中心,东连东亚,西达波斯,南抵印度,北靠中亚。换言之,任何文明想对外扩张,阿富汗都是首先要拿下的。

但阿富汗被称为帝国坟场是有道理的,复盘历史上各个占领阿富汗的帝国,基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阿富汗全境多山,地势险恶,大型机械部队无计可施,想在山地里剿匪,面临着当地群众的游击,很容易变成持久战。

就像苏联入侵阿富汗,被拖入战争泥潭十多年,经济差点被拖垮,最后只能灰溜溜撤兵。

土耳其,祖上是赫赫有名的奥斯曼帝国,曾建立起一个地跨欧亚非,囊括多民族多宗教的世界帝国,非常强悍,截断了陆上丝绸之路,逼迫欧洲国家开辟海上航线。

土耳其的困窘在于,虽然扼守黑海海峡和土耳其海峡,是中亚和欧洲的转接枢纽,地缘位置可以,可远离波斯湾,加上自身石油和天然气储备不多,在国际上缺少话语权。

土耳其另一个奇葩之处在于,明明有97%的国土位于亚洲,却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欧洲国家,并费尽心思想加入欧盟。

之前双方有过协定,欧盟每年会给土耳其60亿美元的难民安置费,别让难民涌入欧洲。

但这个协定很快停滞,加上欧盟尤其是希腊对土耳其的敌意,土耳其干脆撕毁协议,只留下高素质白领和技术工人,让其它教育程度低的难民过关流向欧洲。

中东西部,特别是巴勒斯坦地区,过去几十年来战乱不停,核心矛盾就是因为以色列。

犹太人流浪了两千多年,最终决定建立一个犹太国家。在英美苏支持下,联合国通过巴以分治方案,也就是将巴勒斯坦地区一分为二,左边是以色列,右边是巴勒斯坦土著。

看似公平划分,不过以色列占据的国土位置特别好,既靠地中海,又有大片肥沃的泛滥平原,这让阿拉伯人特别愤怒,决定给以色列一些教训。

于是,这个地区一共打了四次中东战争,每次都被以色列以弱胜强,还将埃及、叙利亚、约旦和黎巴嫩打得落花流水,被占领了更多土地。

阿拉伯国家被打得完全没有脾气,总算承认了以色列在中东地位,双方展开了和平对话。

和以色列隔着一个苏伊士运河的埃及,拥有9900万人口,大部分集中在尼罗河三角洲,其它地区全是沙漠,难以生存。

埃及的一大地缘优势是完全掌控苏伊士运河,每年靠着过路费带来大笔创收,至于其它领域就很逊色了。

中东还有许多小国,像亚美尼亚、也门、叙利亚和约旦等,真的只能沦为大国的背景板,不是被征服就是在被征服的路上,或者一直默默无闻,低调做人。

我们有了青藏高原,等于掌握了上游河流的主动权,足以震慑南亚尤其是印度的野心……

别的不说,在西藏放置远程导弹,就可以轻松覆盖整个印度半岛,谁敢轻举妄动?

而且有许多不是省油灯,随时会点燃炸药桶,甚至有四个拥核国家;近海被岛链封锁,还有复杂的海洋领土纷争,包括南海问题;中国在进出口方面,尤其是石油资源,从波斯湾到马六甲海峡,一路上受制于人。

南海问题上,我们贯彻的方针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主要原因是东南亚一些国家只是贪图南海的经济价值,而我们谋求的是地缘战略,是主权问题,必须确认这个大义名分,然后养精蓄锐,积攒实力。

中国的地缘位置,决定了它一旦衰落,必然会遭受来自周边邻国的侵蚀分食,甚至会成为战乱之地;但一旦国力强盛,反而会加强对邻国、对欧亚大陆的影响力渗透,打破长久以来海权论和陆权论的争论,在世界舞台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别的不说,就好比现在所谓第一岛链封锁,如果被中国控制在手,岂不是成为捍卫近海的海上长城?

要论对世界的影响力,美国肯定远高于中国,不过这背后需要大量的海外军事实力支撑,维系成本远比中国要高,而中国已经处于世界岛核心位置,这就意味着,中国只需继续平稳发展下去,就足以破开一切阻挠。

蒙古的地缘位置,决定了它被夹在两个大国之间,也意味着它倒向哪一边,都会对另一边造成极大的压迫感。

比如中苏交恶年代,苏联陈兵百万在中蒙边界,让中国整个北方都笼罩在战争阴霾下;可换过来,如果中国驻兵在俄蒙边境,那只需一天,就能截断西伯利亚大铁路,这条俄罗斯的远东大动脉。

所以对蒙古国来说,它只能身居夹缝,在中俄之间努力搞好平衡,变成一个中立缓冲区。

曾经的朝鲜,地缘位置极其重要,依靠着苏联帮助,在1975年就建立起完备的工业体系,实力雄厚。

南韩的地缘位置也差,周围有中日美俄环伺,北边还有动不动就要试射核武器的朝鲜,尤其韩国首都离停火线公里,一马平川的地形极难防守,当真是天子守国门。

日本的国土绝大多数都是山地丘陵,平原非常稀少,加上资源匮乏,要养活1.2亿人口,非常有压力。

尤其日本东岸就是马里亚纳海沟,目前世界上最深的海沟,日本岛甚至还有塌陷的风险,地理位置真心乐观不起来。

这种地缘位置,决定了日本必须对外军事扩张,因此才会以朝鲜半岛为跳板,进一步侵略中国东北地区,试图占领大片疆域。

一旦中日韩走向联合,意味着朝鲜半岛的问题迎刃而解,美军将失去在东亚立足的基础,所以怎么破坏怎么来,一会加强美日同盟,一会部署萨德,一会和朝鲜作恶,努力让朝鲜半岛成为一颗火药桶,如此才能牵住中国。

需要承认的事实是,过去几十年来,中国能在如此复杂严峻的地缘环境下谋得长久和平的发展时间,突破欧美各种封锁,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特别佩服泰国的是,它见风使舵的能力很强,是整个东南亚唯一没有沦为殖民地的国家。

二战期间,见日本强势,泰国假装屈服,等后期形势反转时,泰国又对日本反戈一击,可以说是非常善于站队了。

战后,马六甲海峡的地缘优势凸显,泰国也在美国的扶持下,在东南亚话语权越来越高,在区域内算是混得风生水起了。

泰国西边的缅甸(5385万),好歹有个出海口,而且它和我国接壤,这就意味着,中缅的合作机会只多不少,比如中缅油气管道,能直接绕过马六甲海峡的封锁。

可惜缅甸最近的内乱,闹得沸沸扬扬,还有人把矛头指向中国,有组织地打砸中资工厂。

主要因为地形支离破碎,峡谷绝壁,山峦叠嶂,形成大片监管死角,难以对金三角进行有效的控制。

越南还和中国爆发战争,典型的作死行为,最后被中国打屁股,老实了一段时间,又在南海上和我们争夺岛礁。

苏联解体后,越南加入东盟,继续谋求着地缘扩张,在大国博弈的棋局中玩弄平衡术。

至于盘踞在海上的「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人口达到惊人的2.6亿,同时也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群岛国家。

优势在于,它不愁什么海岸线和港口,但劣势也很明显,虽然贴着马六甲海峡,但自身缺少优良深水港,无法满足大型船只停靠,只能眼睁睁看着生意都被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抢走。

反过来看新加坡,很善于提升自己的国际形象,外交上很灵活,千方百计避免在大国间站队,加上地理位置非常好,坐拥马六甲海峡水道,建设各种超级港口和物资集散地,经济非常发达,成为东南亚的重要经济中心。

印度半岛也是全球最顶级的地缘板块之一,但前提是要大一统,所以印度始终对西藏耿耿于怀。

而且印度很喜欢搞机会主义,想法设法蚕食中国领土,能占一点是一点,最后被中国一顿暴揍,然后全吐了出来,尼赫鲁也郁郁而终。

但在南亚,印度依然是一方霸主,吞并锡金,肢解东巴,还持续不断地对尼泊尔和不丹施压。

在地缘格局上,印度也遭到了多方面牵制:东部恒河流域的出海口,被孟加拉国占据;西部的印度河被巴基斯坦拿走;北部有迟迟无法吞并的尼泊尔和不丹,还有居高临下的西藏战略俯视;南部的海面有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

换言之,印度与周边国家都水火不容,这是非常难做到的事,但印度轻轻松松就做到了。

这意味着伊朗-巴基斯坦-中国的能源线一建成,欧美将再也无法通过马六甲海峡对中国进行制裁,中国还帮巴基斯坦修建瓜达尔港,同样绕过了印度的海面封锁。

南亚还有一些小国,有的沦为地缘政治牺牲品,有的像不丹和尼泊尔,被夹在中印之间,如果不是中国阻止,不丹和尼泊尔很可能会像锡金那样从地图上消失,成为印度的一个邦。

中亚地区不利于传统农业发展,而且远离海洋,贸易流通不畅,又是四战之地,谁先控制了中亚,就等于控制了通往欧亚大陆的通道。

中亚最强大的国家是哈萨克斯坦,人口1840万,位于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的结合处,中亚物流中心。

乌兹别克斯坦的人口最多,有3236万,拥有宜居土壤、广袤绿洲,但整个国家是极为罕见的双重内陆国家,本身是内陆国家,邻居也是内陆国家,这国际贸易还怎么搞,愁死个人……

剩下的三个斯坦:吉尔吉斯斯坦(613万人)、塔吉克斯坦(910万人)、土库曼斯坦(585万人),就这样吧,太没存在感了,没有地缘优势,甚至没有被博弈的资格。

历史上的非洲,先后诞生了几个强盛王朝,有加纳帝国,有马里帝国,也有桑海帝国。

其中建立于14世纪的桑海帝国,是西非历史上最大的王朝,它的面积堪比欧洲,代表着古非洲文明的辉煌。

纵观非洲几千年历史,璀璨文明真的屈指可数,大部分地区,仍然处于打猎、采集野果的原始生活。

除了撒哈拉沙漠,其它地区全年气候适宜,降雨频繁,没有凛冬,无需御寒。森林草原连绵不绝、动物种类繁多,千姿百态,几乎没有什么生存压力。

如果能给非洲大陆一个相当长的安逸时间,或许这片土地还会诞生许多璀璨国家。

撒哈拉沙漠以北的地区,被称为阿拉伯世界,这里的人信奉伊斯兰和阿拉伯文化,战火连绵不停。

这时,狂人卡扎菲出现,干脆利落推翻了前政权,将英美企业收归国有,并且紧抱苏联大腿。

卡扎菲心一横,支持世界恐怖组织,在全球开展报复性袭击,并制造出震惊世界的洛克比空难事件。

最西部的摩洛哥(3619万人),是去非洲旅游的首个打卡国家,因为南部山脉阻挡了撒哈拉沙漠的热浪侵袭,常年气候宜人,被称为「北非花园」。

苏丹(4151万人)这个国家很奇葩,独立后,本来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国土有250万平方千米,可南北人们出现了内斗。

苏丹有石油,这是长期利好,中国也在这里投资了很多基建项目,有苏丹港,麦洛维大坝,苏丹东线铁路等。

如果稍微离欧亚大陆近一点,很容易就会被殖民入侵,动乱不休;但如果远离,又会陷入封闭落后的局面,发展停滞。

从地缘位置来看,埃塞俄比亚位于尼罗河上游,掌控着埃及的命脉水源,两国因此产生摩擦矛盾。

为此,中国的援建项目发挥作用,直接修了亚吉铁路,采用中方标准,并在吉布提拥有一个军事基地,保证了海陆路通畅,增强在东非的话语权。

从地图上看,索马里位于亚丁湾的咽喉要道,如果妥善利用这个位置,比如建造深水港,学新加坡一样,再怎么折腾也能混得很好。

这群索马里海盗很聪明,在公海抢完商船后,立即回到索马里领海,这样各国的剿匪部队就无法轻易干涉,索马里当局更没有能力整顿,变成了天然「保护伞」。

后来,联合国颁布决议,允许各国维和部队进入索马里领海剿匪,从此,索马里海盗成为历史。

肯尼亚这个国家很聪明,紧抱中国大腿,一条援建的蒙内铁路,直接推动肯尼亚的经济增长1.5%,创造4万个就业就会。

南苏丹眼馋这条铁路,虽然它石油储量多,但因为是内陆国,没有出海口,所以一同纳入东非铁路计划里。

南非板块还有一个叫纳米比亚的小国,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它位于非洲西南部。

中国还在这个国家援建了一大批民生项目,基础设施完善,有优良的深水港,有完善的公路铁路网,承接非洲内陆国的出海转运,发展潜力巨大。

但在苏伊士运河开辟后,很多远洋货轮不必再绕路好望角,马达加斯加也几乎成为了一个被遗忘的岛国,地缘价值一落千丈,国家仍然贫穷,没有谁愿意在这个岛国投入精力。

地理气候没什么好讲的,平原面积广阔,天然大农场,适合规模机械耕作,粮食生产成本低,没有任何粮食压力;

北美大陆的最致命缺陷,是没有东西走向的山脉,也就意味着难以阻挡北冰洋的寒流长驱直入。

极端严寒的天气,对农业文明的打击是致命的,动辄十几二十年的小冰河时期,各种肆虐台风、旱灾,足以摧毁任何脆弱文明。

世界的文明中心仍然是欧亚大陆,只要中国平稳发展下去,对欧亚大陆的影响力会越来越深。

而美国孤悬于北美板块,它的地缘条件有点类似于英国和欧洲大陆的关系(所以这两个国家连战略都高度相似)。

这意味着美国要想持续保持对欧亚大陆的影响,必须拥有庞大的海军和海外基地,并且扶植一大批附庸国,才能保住自身的全球霸主地位。

尤其是远距离作战,像伊拉克战争,就让美国掉了一半血瓶,所以现在能政治干预就绝不动手,能放导弹和无人机解决,就绝不武力入侵,比如伊核问题和朝鲜半岛问题。

美国的北方邻居是加拿大,人口3695万,国土面积虽然大,可相当一部分是北部群岛,永久冻土,不适合人类居住,也没有什么农业发展潜力,导致人口承载力有限。

在美国出现之前,墨西哥才是真正的北美强国,但后来几场战争下来,墨西哥丢了一半领土,德州、加州都被割让出去,从此萎靡不振。

今天的墨西哥,地缘位置很糟糕,既没有富饶的北方土地,也没有广阔的农耕区,多山地高原,发展受到桎梏,整天看美国脸色。

但古巴没有唯唯诺诺,不想成为美国的跟班小弟,整天反抗,惹得美国经济制裁,试图推翻古巴政权。

苏联将古巴拉拢了过来,用来牵制住美国,并且秘密部署核导弹,差点引发核弹危机。

首先是亚马逊河流域,占据了全球28%的森林资源,但面临着许多基建难度,代价高昂。

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点火烧林,可全世界的环保组织都在抗议,禁止破坏「地球之肺」,要保持原生态,这一点就很棘手。

但这些人一方面要求巴西保护雨林,另一方面又没有多少国家愿意为巴西损失的经济买单。

此外,巴西虽然紧邻大西洋海岸,但没有任何适合的出海口,因为有巴西地盾存在,导致凭空拉高海拔,直接隔开内陆。

巴西北部是委内瑞拉,情况似乎要好上不少,靠海,有出海口,还有庞大的石油储量,怎么看都能轻易发展。

西部的哥伦比亚,人口4946万,地缘条件似乎也挺好,面临太平洋和加勒比海,良港众多,气候温和,土地肥沃,自然资源也非常丰富。

澳大利亚看上去没有任何出海口的烦恼,四周环海,但处于西风带的影响下,对贸易通行很不利。

澳大利亚的一大优势是有矿,躺在草地上就能赚钱,而且因为人口少,所以人均资源非常丰富,生活绰绰有余,但要成为国际强权就实在是力不从心了,只能在国际上大喊几声,站在最前线,来表示自身的存在感。

这句话是对的,将历史卷轴铺开,就会看到文明的波澜衍变史,几千年前是中东文明,是四大古国和罗马帝国;后来分成了儒家圈、伊斯兰圈和基督圈;欧洲航海时代来临,日不落帝国的余晖陪伴着二战消逝,之后美苏冷战,形成两极中心,再到今天的一超多强局面。

有的国家坐拥金山,资本雄厚,可以坐吃山空数百年,有的国家百姓只能吃用土烙成的薄饼;

有的国家外交官,铿锵有力指责污蔑,为祖国作出激烈辩护,四天后,上百枚导弹投到这个国家城市里;

有的国家实力强盛,导弹可以打到一万公里以外,有的国家连门口都出不了,被压着打;

有的国家群狼环伺,饱受战争蹂躏,最后化剑为犁,一步步走到现在,也有的国家横跨欧亚非,最终盛极而衰,沦为地缘小国;

有的国家因为站错了队伍而被制裁,有的国家左右逢源谋取好处,也有的国家只能被动中立,没有任何选择;

有的国家地理位置不好,发展得很好,也有的国家占据上帝位置,却打出最烂的牌。

过去时代,最大的机遇是国家之间相差不大,给每个文明都留有反超的底蕴和时间,三十年河东河西,忍辱负重方能成大事,指着地图就能挥斥方遒。

当下时代,最大的悲哀是国家之间已经不是单靠努力就能迎头赶上了,落后的国家只能尽可能不让自己落后太多,尽量别被割太多韭菜,别被周期性地割来割去。

或者说,如何学会在巨人的阴影下生存,是所有小国的必修课,小心翼翼地在地缘政治中摸索生存。

象征性的反抗徒劳无功,如果没有掌握核武,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没有自己的市场纵深,没有导航卫星,那在现代化战争面前,只能被压着打,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就像当年的海湾战争。

在科技时代面前,任何技术上的突破,都要穷尽一个国家的所有运气,就像芯片这一块至今卡在中国脖子上,不是简单的人多力量大,各地上马就能立即解决。

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在技术封锁的背景下一步步发展起来,取得这般成就已经很不容易。

我们现在是世界工厂,是全产业链大国,可在高精尖领域还处于第三梯队,想成为一个制造业强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缓缓说(huanhuanshuo520):一个有趣有用又有温度的公众号,这里会有不正经的胡扯,会有无趣的深刻,也会有热气腾腾的生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By yb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