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与亚美尼亚

以色列​​“吞并计划”恐难如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6月15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南部发射火箭弹。作为回应,以色列军方于当晚轰炸了哈马斯位于加沙地带的数个军事目标。近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不断重申,将在7月1日开始推进对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实施主权的计划,巴以局势再次升温。

早在2019年4月议会选举前,内塔尼亚胡就曾抛出扩土计划,声称赢得选举后便着手把以色列领土拓展到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时隔一年的组阁僵局后,今年4月下旬,一直存在竞争关系的以色列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签署了联合政府协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是两党为数不多的共识。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偏袒以色列的特朗普政府能否连任还存在变数,而美国的候选人拜登并非是特朗普政府“世纪协议”的支持者,因此,美国大选前的几个月是以色列推进其“吞并计划”的关键时期。

就内部而言,短期内的领土扩张将给以色列带来安全和经济压力。由于以色列犹太人定居点的逐年扩张,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实际控制的领土不断减少,巴勒斯坦人的居住密度不断提高,生存环境长期得不到改善。一旦以色列短时间内扩土至约旦河西岸地区,巴勒斯坦控制区域的居民对以矛盾将迅速激化,这部分群体很容易被地区极端主义利用,成为地区安全的威胁。领土扩张也会给以色列带来更大的经济压力。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年底以色列经济可能出现萎缩。在这种情况下,领土扩张、定居点建设与相关的防务支出都将增加以色列的经济负担。

就外部而言,以色列扩土计划面临巨大的外交压力。在中东地区,沙特、伊朗、土耳其等多个国家明确反对以色列的“吞并计划”,包括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约旦也警告称,吞并“将导致以色列与约旦发生大规模冲突”。在欧洲地区,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发表联合声明,对以色列的吞并言论严重关切,德国进一步明确表示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将违反国际法。以色列如果一意孤行,可能会导致欧洲采取制裁措施。即便是美国,也并未对以色列急切的吞并行为表示明确支持。美国虽然愿意与以色列共同绘制约旦河西岸的地图,但美国希望以色列能循序渐进,反对以色列在短期内迅速扩张。

因此,以色列要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将面临内外双重压力,可能会使自身处于内部安全受到威胁,外部被孤立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短期内在事实上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可能性不大。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地区活动的不断加强,巴勒斯坦方面对约旦河西岸地区的控制力度和实际控制面积将不断减少。针对以色列的“吞并计划”,巴勒斯坦方面缺乏与以色列对抗的有效筹码,平等谈判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巴以周期性冲突将长期存在,而双方的实力对比会更加悬殊。

纳卡冲突:国际社会对纳卡局势予以密切关注并表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当地时间10月5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接受土耳其媒体TRT Haber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对纳卡局势的立场负责且克制,土耳其理应参与解决纳卡冲突的进程,旨在实现停火的冲突调停方应确保亚美尼亚武装部队撤离纳卡地区。他同时强调,法国总统关于纳卡局势的表态不可被接受,法国似乎正在退出纳卡和解进程。此前,法国总统马克龙指出,情报显示300名叙利亚武装分子经过土耳其加济安泰普市被派往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参与作战。土耳其政府否认了这一消息。

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在与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通电话时强调,以色列与阿塞拜疆的合作关系不针对第三国,以色列愿向亚美尼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因以色列向阿塞拜疆出售武器,亚美尼亚外交部于10月1日召见了以色列驻亚美尼亚大使表示抗议。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蒂卜扎德表示,伊朗密切关注与伊朗东北部接壤的纳卡地区局势发展,将向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方面提交伊朗业已制订的防止冲突升级的具体计划,主要内容包括承认阿塞拜疆的领土完整性、撤军并重启谈判等。随着本轮纳卡冲突不断升级,伊朗方面称,已经有多枚炮弹落入伊朗境内。10月1日,五枚从纳卡地区射出的迫击炮弹落入伊朗境内,炸伤伊朗一名6岁儿童。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纳卡冲突仍在继续且局势尚不明朗。俄罗斯与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之间就纳卡局势问题并不缺乏工作接触,并保持着常态的高层对话。俄罗斯外交部称与伊朗和土耳其方面均就纳卡冲突保持着密切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