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罗尼亚语

加泰罗尼亚语在中国推广

自从2011年5月以来,北京加泰罗尼亚联谊会在北京推广加泰罗尼亚语教学,加泰罗尼亚语首次在这个国家进行推广。

前来学习加泰罗尼亚语的大部分都是巴塞罗那俱乐部的球迷,有年轻的学生和女性等。这项活动成为联系加泰罗尼亚和广大巴塞罗那俱乐部球迷间的纽带。

从去年5月以来,一群青年学生在北京朝阳附近聚集一起,学习加泰罗尼亚语。在国外生活的加泰罗尼亚团体致力于将加泰罗尼亚文化推广到新的国家,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认为通过语言培训可以分享文化。加泰罗尼亚团体决定在北京推广加泰罗尼亚语,很快他们发现,这个城市里并没有加泰罗尼亚语的教学机构。面对这一问题,他们决定自行开展加泰罗尼亚语教学。

开展这项计划很快遇到一些困难,需要寻找合适的教学地点和发现愿意学习的学生。最后,对巴塞罗那俱乐部和这座城市感兴趣的学生们形成了上进的群体,只是合适的教学地点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学习小组在不同的地点举行教学活动,多次在当地的咖啡馆进行教学。

加泰罗尼亚语学习班的大部分学生是女生,且大部分是巴塞罗那俱乐部球迷。一些学生想前往巴塞罗那继续他们的研究,有些人希望访问巴塞罗那,还有一些人把这种语言视为等同于巴萨,另外还有一些人把教学活动视为一次社交聚会。

担任巴萨中国官方球迷协会主席的哈维-罗奇也参加了加泰罗尼亚语的教学,谈到学习班时他表示活动很成功:“我很高兴地看到学生们提升了加泰罗尼亚语的水平和他们对加泰罗尼亚文化的了解。大部分学生达到欧洲A1标准,部分学生达到了更高水平的A2标准。课程的进度令人满意,需要注意的是学生们既有已参加工作的人,也有在校生。北京比其他地方拥有更多学习加泰罗尼亚语的学生,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会说更多种类语言。在中国组织加泰罗尼亚语教学活动是一种荣誉。”

事实上,学生们当中有众多的巴塞罗那俱乐部球迷,加强了俱乐部与加泰罗尼亚语和文化之间的联系,巴萨元素必不可少。当教员们授课时,他们通过巴萨元素来阐述观点。此外,巴萨队歌是学习的第一件事情。学习唱歌和理解巴萨理念是学习班必不可少的内容。

自从北京加泰罗尼亚联谊会加泰罗尼亚语教学得到海外官方确认以来,教学活动得到了加泰罗尼亚财政的帮助。政府了解到加泰罗尼亚以外的人对文化和语言的热情,提供大力支持,通过在北京的教学拉近学生们与加泰罗尼亚的距离。超过半数学生已经访问过加泰罗尼亚,这要归功于语言教学活动。目前,课程的教员们正帮助学生们获得官方认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罗马尼亚

经纪人:乌姆蒂蒂已经在学习加泰罗尼亚语

摘要:法国中卫乌姆蒂蒂的哥哥也是他的经纪人扬尼克-乌姆蒂蒂在塞尔电台一档节目中表示:“乌姆蒂蒂已经在学习加泰罗尼亚语,巴萨体育总监罗伯特-费尔南德斯已经向我们解释了俱乐部和加泰罗尼亚的哲学。

法国中卫乌姆蒂蒂的哥哥也是他的经纪人扬尼克-乌姆蒂蒂在塞尔电台一档节目中表示:“乌姆蒂蒂已经在学习加泰罗尼亚语,巴萨体育总监罗伯特-费尔南德斯已经向我们解释了俱乐部和加泰罗尼亚的哲学。他很满意获得在巴萨踢球的机会,周三或者周四他会以巴萨新援的身份亮相。”

扬尼克对弟弟的评价非常高:“乌姆蒂蒂的模板是皮克、拉莫斯和蒂亚戈-席尔瓦,他性格很坚强,他很年轻但学习很快,不会很紧张,这是他的力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罗马尼亚

西班牙陷入“语言分裂”西班牙反感加泰罗尼亚语

英国经济学人网站7月30日发表了题为《西班牙的语言:如何创造一个每个人的国家》的文章。

“Per un país de tots, l’escola en català”,这个在巴塞罗那一所学校门口的标语的意思是:“所有人的国家,加泰罗尼亚语学校”。这是对西班牙国内两种截然不同语言观的一个尖锐的、对一些人来说具有讽刺意味的象征。

笔者近期游历了三个地区,见证了加泰罗尼亚语的三个不同状态。加泰罗尼亚语在法国南部是非正式口语,但官方语言法语在该地区占主导地位。位于西班牙和法国之间的袖珍国安道尔,是世界上唯一正式使用加泰罗尼亚语的国家。尽管旅游业发达,但公共标识上往往只有加泰罗尼亚语。

加泰罗尼亚语在西班牙最有争议。加泰罗尼亚语是加泰罗尼亚自治省的官方语言。(就像在瓦伦西亚说的瓦伦西亚语一样。)说西班牙语卡斯蒂亚方言的人对加泰罗尼亚语主要有两方面的不满。其中一点在语言学上不可能得到证明,即加泰罗尼亚语不是一门真正的语言。会西班牙语的人阅读加泰罗尼亚语并不是很困难,只要他们知道一些差别较大的关键词(例如,西班牙语的con“和,与”在加泰罗尼亚语里是amb,solo“只有”,在加泰罗尼亚语里是només)。然而,,如果说一种语言的人无法理解另一种语言在正常全速下的言语,那么语言学家通常认为两种语言是相互独立,而非其中一种是单纯的方言。按照这一标准,加泰罗尼亚语显然是一种真正的语言。事实上在卡斯蒂亚语的地位从默默无闻逐渐上升之前,加泰罗尼亚语就已经是一门文学语言了。

第二点不满是,西班牙已经在半自治的加泰罗尼亚给加泰罗尼亚语越来越多的特权,然而加泰罗尼亚人不断要求更多。加泰罗尼亚学校的教学语言是加泰罗尼亚语,来自其他地区的学生通过浸入式学习可以迅速习得这一语言。然而加泰罗尼亚政客们要求对获得完整的主权进行表决。马德里政府坚称这是违反宪法的,国家是不可分割的。

法国宪法将法语定为共和国的语言。美国宪法中没有提到英语。相比之下,西班牙宪法用了一个章节来对语言进行规定:

3.不同的语言形式是西班牙的财富和一种文化遗产,应当得到尊重和重点保护。

西班牙宪法中“不可分割”与“自治”地区之间的尴尬显而易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校门口的标志上要有卡斯蒂亚语和加泰罗尼亚语。对说卡斯蒂亚人来说,西班牙语是“所有人的国家”的语言。对说加泰罗尼亚人来说,语言的多样性(在学校和其他事情上使用加泰罗尼亚语)是“所有人的国家”的代价。

矛盾能否解决,如果能,如何解决?放眼望去,欧洲版图上有一些管理多语言的国家线索。瑞士有四种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比利时有三种(法语、荷兰语、德语)。卢森堡有两大语言(法语和德语,几乎所有卢森堡人都能说这两种语言)和当地的一种日耳曼语:卢森堡语。这几个国家的情况各不相同(瑞士源自中世纪的一个稳定的联盟,比利时是一个诞生于1830年的松散的联邦制国家,卢森堡一个小小的大公国),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习得多语种的母语被认为是所有好公民的职责。

与之相比,西班牙则赋予一种语言特权地位。搬到加泰罗尼亚工作的说西班牙语的人,通常反感学习加泰罗尼亚语,也不愿意送他们的孩子去使用加泰罗尼亚语教学的学校。反过来,加泰罗尼亚人反感别人抵触他们的母语。如果想要和平统一,那么西班牙不仅需要多语制,而且需要热情的多语制。生活在马德里或马拉加、说西班牙语的人应该自豪地学习他们国家的其他语言。粗略地算起来,有巴斯克语(一种迷人的语言,与罗曼语系完全无关),还有加利西亚语(很接近葡萄牙语),以及拥有最多使用者的加泰罗尼亚语。西班牙议会可以让代表说地方语言。(去年有三个代表冒着被驱逐的风险说加泰罗尼亚语。)参议院已经允许参议员说地方语言,没有出现大问题。甚至连说卡斯蒂亚语的政客也可以效仿新即位的国王,不时在演讲中加入一些西班牙的其他语言。

国家实行多语言制的代价是昂贵的,不仅体现在预算方面,还体现在各种权衡上。但是同国家的解体相比,代价还是小的。而代价最小的解决方案只需要做出一个态度上的转变:所有西班牙人都不应该把加里西亚语、巴斯克语和加泰罗尼亚语仅仅当做地方语言来对待,它们都应该成为西班牙这个国家的语言。如此对待这些语言,而不是将其当做麻烦,才是长远之计。

尽管昆山爆炸事故发生在抛光车间,但它暴露的却是该厂再糟糕不过的生产模式,以及当地亟需审视的监管环境。[全文]

在银行营业大厅内,正在打太极拳的中老年人大约有20人,有男有女。其中2名男性还身着太极练功服,看起来很专业。[全文]

滚滚而来的沙尘高1000米,宽度达50公里。紧随而来的是暴雨和强风,当地1.2万户居民断电,众多航班被取消。[全文]

律师今天前往东城区公安局要求会见也未获安排,希望公安部门根据法律规定尽快通知家属并给予安排律师会见。[全文]

对于当地市民来说,这群人就像动物园里的长颈鹿,登报后引起全城轰动。这些缅甸族人认为,颈部越长,越美丽。[全文]

巴西足球世界杯,医院的医生护士们激动不已,她们脱下制服,换上队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罗马尼亚争当足球宝贝,玩得不亦乐乎![全文]

帕丽斯是希尔顿酒店连锁集团创始人康拉德希尔顿的曾孙女。她高中毕业后再无心读书,去当了模特并且在T形台上出尽风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