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语言

语言让比利时闹分裂 法语曾是惟一官方语言(图)

近日,购物网站eBay终止了一桩令人咋舌的拍卖交易,其标的竟是欧洲国家比利时。交易发起人原比利时记者西克斯说,尽管这只是个玩笑,但他想借此传递一个严肃的信息:比利时是无价之宝,虽然政客不珍惜它,但国民必须尽一切力量来呵护它。

比利时总人口1000余万,北部的弗拉芒区人口约600万,同荷兰接壤,这里的居民讲弗拉芒语(严格来讲算是荷兰语的一种方言,书写基本相同,但发音差异很大)。南部瓦隆区人口大约340万,同法国接壤,居民讲法语(其中7万人母语是德语)。最后,就是位于中部的首都布鲁塞尔,这里是双语区,政府机构和公共设施都用弗语和法语双语标注。

比利时1830年建国时,官方语言是法语,并不存在语言之争。那时瓦隆区远比弗拉芒区富庶,而法语又是整个欧洲的“贵族语言”,弗拉芒区的贵族都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那个时候,弗拉芒区只有底层居民才不讲法语,该区邻里之间话家常,甚至会笑某人“连法语都不会讲”。当时,法语也是比利时军队的通用语言,弗拉芒士兵在执行任务时禁止使用弗语。但不少参军士兵都是出身弗语区穷人家的孩子,据说一战时不少弗拉芒士兵就是因为听不懂军官的法语命令,而妄死在了德军的枪口下。这一痛苦的往事后来成为弗拉芒分裂分子常常使用的借口之一。

二战后,瓦隆区衰落,而弗拉芒区则开始腾飞。现在比利时约80%的出口额都由弗拉芒区企业完成。伴随着弗语区的崛起,法语居民和弗语居民开始因为语言问题产生摩擦。

比利时论人口数量和经济实力都是弗语区占优,但不少法语居民却不会讲弗语,这其中也包括现在的王后保拉,她是意大利人,讲法语而不讲弗语。

法语区居民的弗语水平,远远落后于弗拉芒居民的法语水平。但法语居民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说:“弗拉芒人肯下工夫学法语,因为法语是国际语言。我们为什么要优先学弗拉芒语而不学英语?”在弗拉芒区和瓦隆区,学校并不把对方语言列为必修,只在首都布鲁塞尔,母语之外的第一外语必是弗语或法语中的一种。比利时最著名的鲁汶大学和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也按照弗语和法语分了家,衍生成了4所大学。

一些弗语政客提出,弗拉芒区上缴的税收被用于支援法语区,“法语居民不努力工作,这是在占弗语区的便宜”。法语区政客也针锋相对,称历史上在弗拉芒区闹饥馑时,他们曾伸过援手。而且二战后兴建的包括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在内的几项大工程,用的是全国纳税人的钱,但其收入却大多进入了弗区政府的口袋。在此次组阁危机中,弗语政党主张赋予地方更多财权。如此,弗语区上缴税收将减少,对法语区不利。法语政党因此坚决反对。

目前,比利时所有政党都分成弗语和法语两大阵营。此次参与组阁谈判的4个政党分别是弗拉芒语基督教、弗语自由党和法语基督教、法语改革运动党。比利时内阁成员数量为单数,普通大臣数量弗拉芒语和法语人数对半开。而政府首相职位,30多年来,一直由弗语人士担任。议会中,弗语议员人数略多于法语议员。语言问题经常给议院运作带来不便,比如一份文件要用两种语言同时书写,繁琐而费时。所以,比利时联邦政府的一些部门索性用英语写文件,而政府官员开会时,也经常用英语交流。

到9月18日,比利时组阁危机已持续了100天。其间有媒体刊登让比利时分家的设想。但事实上,在看守政府管理下,比国家机器仍在有条不紊地运行。如果不浏览媒体,根本意识不到危机存在。而且1987年大选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也有过147天才完成组阁的先例。一位比利时朋友告诉记者,弗语居民和法语居民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重大矛盾,“都是政客为了选举挑唆的”。法语和弗语区也并不像外界想象中那样泾渭分明。比如布鲁塞尔既是比利时首都,又是弗拉芒联邦区首府,但这里的100万人口中,80%人的母语是法语。如果比利时解体,布鲁塞尔肯定站在瓦隆区一边,而弗拉芒区当然不愿就此失掉欧盟总部所在地。(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秘小胜)

团结!比利时5种语言交流也无妨 协力摧毁巴西

(搜狐体育讯)北京时间7月7日凌晨2:00,1/4决赛打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最终比利时2-1击败巴西,成为第二支跻身四强的球队。在赛前采访中,肯尼亚媒体《民族日报》记者针对比利时的非洲球员分布情况作出了总结,并表示比利时队是民族多样化最强的世界杯参赛球队。

作为大型国际足球赛事的组织方,国际足联(FIFA)一直以来致力于推动比赛的全球化,力求将比赛完美呈现给全世界人民。在国际赛事中,FIFA注重保护比赛的多样性和平等性。从队员的民族多样性来看,似乎没有比欧洲红魔比利时队更有发言权。

欧盟拥有24种官方语言,作为欧盟总部的所在地,比利时更是将民族多样性完美地体现在国家队球员分布上。法语、德语、荷兰语、英语和西班牙语等语言在比利时被广泛使用,而比利时球员们的父母大都是移民,这更加促进了比利时队的民族多样性。

因此,并非所有的比利时球员都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在一位西班牙籍教练的带领下,他们都能够充分理解足球的语言。来自曼联的门将库尔图瓦精通法语、英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以及荷兰语等5种语言,而来自巴萨的维尔马伦只能讲作为荷兰语分支的弗兰德语。

在球员接受记者采访的混合区里,队长孔帕尼和卢卡库选择用英语交流,而维尔马伦只能讲弗兰德语,来自天津权健的引援球员维特塞尔则使用法语,主帅马丁内斯为了表达的准确性可以在英语和西班牙语间自由切换。

在对阵巴西的1/4决赛前,马丁内斯表示,比利时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他说:“毫无疑问,我们的球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但这些都是积极的迹象,我们渴望能站在赛场上与他们(巴西)一决高下。”

此外,比利时的众多球员都有非洲血统,孔帕尼、博雅塔、巴舒亚伊、卢卡库的父母来自刚果共和国,费莱尼、查德利的父母则来自摩洛哥,登贝莱则有一部分马里血统。

该记者在文章最后写道:“尽管其他的比利时球员面对镜头表现出了傲慢的一面,拒绝接受了采访,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脚踏实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步步为营。”

环球风情 三种语言比利时足球崛起的秘诀

【环球时报驻比利时特派记者 牛瑞飞】比利时人经常会讲一个笑线多万人口,但官方语言却有3种(法语、荷兰语、德语),平时各语区的人都互相看不顺眼,但唯独到了比利时参加重要足球比赛时,人们才异常团结。事实的确如此,就像这次欧锦赛期间,不论来自哪个语区,人们都穿着比利时队服,手里摇着比利时国旗,喝着比利时啤酒,共同为国家队疯狂呐喊。胜利时,大家拥抱在一起,失败时一起抱头痛哭。本届欧锦赛,比利时败给意大利,止步八强。电视里的足球评论员伤感地评价道,“实在是太遗憾了,我们多希望我们的足球队可以走到决赛。因为足球,比利时人组成了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

比利时足球近几年异军突起, 分析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该国拥有三种官方语言。多语言环境让比利时球员非常容易适应进入多个足球强国的联赛系统,还让比利时球员有非常开放的心态,博采众长。

据统计,比利时1100万人口中,超过130万人在学习或者经常踢球。记者家附近有一个足球学校,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每天放学后都会来此训练,即使被雨淋透,也永远在奔跑。除了真心喜爱这项运动,还有一个因素不容忽视。作为发达国家,比利时的社会阶层上升通道非常窄,人们很难改变原生家庭的社会阶层,但通过踢足球,这种改变社会地位的梦想是可以实现的。刚果裔的比利时球星卢卡库就是一个最生动的例子。他曾向媒体讲述了自己贫穷的孩童时代——母亲偷偷往牛奶里掺水,经常处在饥饿边缘,没有属于自己的足球鞋等。6岁的卢卡库对妈妈说,自己要努力踢好球,改变全家的生活并赢得所有人的尊重。卢卡库的成功故事激励着比利时无数家庭贫困的孩子,希望从这里获得改变人生的机会。

作为近几年异军突起的新锐球队,比利时国家足球队享有“红魔”之称。据说,“红魔”名称源自20世纪初比利时知名赛车手卡米勒·杰那兹,他是全世界第一位把赛车速度带进时速100公里的车手,他的红胡子很容易辨认,这使他在赛道上赢得了“红魔”的绰号。1906 年4 月,比利时足球队身着红色球衣,迎战当时世界最强的荷兰队,最终以5:0 击败了荷兰。当时最知名的体育报纸《体育生活》的记者皮埃尔·瓦尔克西耶对比利时球员的奔跑和传球速度印象颇为深刻,就把“红魔”这个本属于比利时赛车手的称号送给了比利时足球队。而如今,或许那名赛车手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记忆,而“红魔”却完全成了比利时足球的代名词。

如今,比利时队参加的比赛特别是主场比赛,一般会穿着红色球衣。和很多国家一样,比利时人认为红色象征着胜利。而在客场比赛或是对手身着红色球衣时,比利时会穿着白色球衣。今年出征欧锦赛前夕,比利时国王菲利普接见了比利时足球队,并收到了一件礼物:印着1号的最新款白色球衣。为什么不是红色球衣呢?比利时一些媒体认为,因为今年的欧锦赛虽然是由欧洲的多所城市共同举办,但比利时并没有城市参与,因此算不上主场,所以只能赠送给国王白色球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diashare.cn/,欧洲预选亚美尼亚